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炮灰难为 > 260 终章

260 终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八年后。

    南盟第一个“十年计划”提前两年圆满完成。

    所有南盟子民都住上了新房子。哪怕家里没十岁以上男丁的家庭,也都分到了一套照顾用房。

    各行各业都以前所未有的发展速度,在南盟红红火火地开展起来。满足了内需,还有的多的,当然是通过大船运往大同外销。赚得的利润,再从大同运来南盟没有或是很难种植的特产和粮食作物。

    这八年间,南盟已经造出了两艘比东渡国那艘大船还要大、还要结实的货船,另外还有一艘能安然通过海漩涡的客船,方便南盟子民去大同探亲。迁居是肯定不会的。

    如今的南盟,只有让前来采购或是探亲的大同商贩、子民亲友羡慕嫉妒的份,哪有那么傻的人,放着南盟政府下发的二层洋房不要,跑去大同定居。

    不过看到南盟对自己子民的照顾,却对外来人员的严格,那些南来北往的商贩也不敢耍小动作了,没机会争取二层洋房的居住权,但能住在南盟统一格局的客栈也是相当的舒逸。

    特别是位于南离城中心广场的“花园酒店”,两排长溜的二层楼宇,中间是亭台楼阁的花园,前面一排是酒楼,后面一排是客栈。可以纯粹打尖,也可以投宿。投宿的客人,三餐是免费,只要领了餐券去前排的一楼大堂取用就好。

    知情的人都知道这幢花园式的“花园酒店”是阙家开的,可以这么说,阙家在南盟各行各业都有涉猎。表面看,“花园酒店”的生意是最好的,实际上,真正给阙家带来丰厚利润的是玉石业。自从南域脱离大同**,属于南域范畴的山脉自然也就成了南盟的专属财富了。

    在兽人大叔们私下的勘探下,除了原有几处早就被开采得差不多的玉床外,新发现了九处玉床。这要是全都开采出来,南盟就闷声大发财了。

    不过阙聿宸和妻子商讨后,决定一处一处来,先开采两处。其他的都让兽人大叔用隐形阵保护起来,如果南盟能从此安然无恙地延续下去,也算是给子孙后代留了丰殷的财富。

    说到阙家产业,其实已被卫嫦发展成集团模式了。集团下,各行各业的产业,都是子公司,至于集团总裁,自然是出资最多的阙聿宸了,其次是乔世潇、齐谨铭、彭季耘,都是按出资比例获得股份数额的。

    当然。这里不叫股份,叫红利。每年除夕前,各个股东会一次红利。其他为阙氏集团工作的,包括十二铁鹰骑和阙家军,则根据该年的表现和身居的职务重要性。分得相应的奖金。

    风书易以及不少铁鹰骑、阙家军成员,都是拿分得的奖金娶媳妇的。当然,一亩地的宅子也有。如今,八年过去,大部分都成家了,成家早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少部分几个。因为没遇到合眼缘,或是家中没有老母催,乐得清闲,觉得如今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忙了不必顾虑家中人,闲了聚一块儿打打牌、喝喝酒。

    说到打牌。卫嫦把自己会的玩法都教给大伙儿了,拖拉机、斗地主、升级……所以一到节假日,听到最多的便是:

    “明天休息,今晚来我家打牌啊。”

    “哎呀真是不凑巧,我已经和林子他们约好了。”

    “……这么早……那我去约其他人。”

    当然了。小赌怡情,大赌却是要不得的。赌出事情来受牵连的可不止一人两人。所以,针对这一点,南盟的法律规章也一步步完善起来。特别是对于偷抢掳掠、黄赌毒黑这一类的违法者,更是处罚严重。施罚是在刑场当众执行的。

    几次围观下来,南盟百姓出于对小命的珍惜,再也不敢随便碰这些禁止事项了。其他一些轻犯,看在认罪态度良好的份上,都被发配去了劳改农场,给政府烧窑、造船、做军工用品。

    八年的摸索和改进,在全盟子民都入住进了新宅子之后,一套完善的国家制度就诞生了。

    十一月二十,南盟国的**日,又称之为“国庆日”,在提前完成“十年计划”后,这一年的国庆日,比以往任何一年都热闹。

    早在两个月前,全盟百姓就开始布置、准备了。

    出于友好往来,又间接展示南盟的强大,乔世潇以南盟国的副国主身份,亲自坐船前往大同,邀请大同皇帝赵睿耘前来参加南盟国八周年国庆。同时,也邀请好友祝辛安夫妇、阙聿宸的大姐大姐夫,一同前来,顺便过了除夕再回去。

    除了赵睿耘,其他人不是第一次来了,不过总归比较远,期间统共也就来过两次。一次是曲盈然生完第一胎,并在女儿双满月后,无论如何要祝辛安带她来感谢好友。另一次是佑佑和齐梓暄的十周岁生日,阙家大办了一场,主要是弥补佑佑周岁,因此也邀请来了远在大同的亲友。不过那会儿赵睿耘正和金狼国谈判,分身乏术,由他妻子跟随曲盈然等人来了一趟。

    赵睿耘的妻子身体已经彻底好了。是卫嫦送去的千蜜膏救的。算是报答他策反赵睿康、与南盟交好吧。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赵睿耘执掌的大同,和南盟的关系一直很友好。

    乔世潇接来了三家人,将他们安置在了三年前完工的“温泉山庄”。

    “温泉山庄”由二十套**的别院组成,基本上是一处泉眼一座,其中有一个特别大的泉眼,建的别院也有三倍大,阙聿宸安排了自家老少和季鹤天一家三口居住。

    为什么说是一家三口呢,其实就是季鹤天三年前退休,只带了秦氏和儿子过来。其他几房妾室没跟来。华氏因为女儿好不容易给祝家生了个儿子,要留下来照顾,而且她是个聪明人,不觉得跟来会比留下好。柳氏因为女儿的下台,后来又辗转听说女儿失踪找不见了,一时接受不了就疯了。如今被关在季府边上的一个小院落里,拨了几个下人看管她,就任其自生自灭了。周氏则选择去两个女儿处安享晚年。季鹤天给她留了一笔银子。不怕两个女儿亏待她。

    季鹤天来到南盟后,身边有妻儿相伴,闲来无事找胡喜洲下棋聊天,日子过得很是惬意。享受到了过去五十多年未曾享受过的安和,对妻子更体贴了。对于他的转变,卫嫦自是乐见其成。父母关系和睦,才是正理啊。

    其他十九套,赠了朱家两套,其他人如乔世潇、彭季耘、齐谨铭、祝辛安、周易、赵睿耘都是一套。余下的,是为孩子们预留的。

    八年过去,孩子们都长大了。佑佑和齐梓暄已经进了少年防护队,再是一年,双胞胎也能入选了。不过虽然还没进少防队。双胞胎的身手绝对比少防队里的大部分队员老练,谁让他们的师傅是青焰呢,又有阙聿宸亲自指导,有卫嫦的百花露调理身体,想不厉害都不行。

    可孩子们太厉害了也不是好事。阙老夫人觉得不好玩了,五年前愣是催着儿子媳妇又生了一胎,依旧是双胞胎,不过是龙凤胎。卫嫦发现服了百花露后,生双胎的概率比较大,除了她,还有曲盈然。继第一胎的女儿后,五年前和她同时添了对双胞胎,不过都是男娃。

    另外,叶槿澜则已经生了三胎,第二胎是个儿子,第三胎是个女儿。阙吉祥于六年前添了个女儿。乔言惜也添了一子一女。总之,他们这个大家庭成员是越来越多,阙老夫人、乔老夫人、以及卫嫦的便宜娘,这八年都没合拢过嘴,虽然忙。却忙得充实又开心。

    言归正传,除了“温泉山庄”,坡地上的度假屋也早就投入使用了。不过度假屋比温泉别院小的多,相当于三间正房,所以按照人数多少自己选择,反正都是闲暇时度假之用,并非用来长住,所以也不存在哪栋好、哪栋劣。度假屋下方有个篮球场大小的游泳池,有浅水区和深水区之分,池底铺着干净的鹅卵石,池水定期更换,一到盛夏,这里就会成为孩子们的乐园。

    孩子们一多,坡地上的游乐设施也随之多起来了。有秋千架、吊床、草地排球场,烧烤区等。因为游泳池附近还有个荷塘,比阙宅的荷塘要大上两倍,鱼虾蟹也养了不少,所以又在附近建了个钓鱼台和烹煮室。

    总之,以田庄为圆心,四面的坡林和山头都开发利用起来了,山头不再是无人看管的野山头,山上也不仅仅只是果木、山货了,而是人气旺盛的休闲度假区,且是属于阙家独有的。

    既然这一带又增加了不少游乐设施,卫嫦和阙聿宸商量后,把阙宅里的操场划出来开放了。

    阙宅原本就是灵秀城最靠西,因此,阙宅西边没别的人家了。对面的屋宇,在“十年计划”中被改建成了学堂,操场一旦开放,最得利的就是学堂里的学生们了。

    每到放学,操场里别提多热闹了。和阙家几个孩子交情好的,很早以前就来过阙宅操场玩了,可大部分都没来过,只是听说,就够他们羡慕的了。而今操场一对外开放,且又增多了不少锻炼器材,譬如单双杠、哑铃、攀登架,一放学,几乎所有学生都往这里涌。

    其实,学堂里也不是没操场,不过为了管理方便,一些器材不是随时开放的,特别是放学后,学堂就关门了,操场也就不能用了。而灵秀城与其他十城一样的中心广场里的民众锻炼区,则是针对普通民众的,适合孩子们特别是刚入学的低龄孩童们玩的没几样,没几天就玩腻了,可阙家的操场不一样,不仅放学后开放,还有许多没玩过的好玩设施,有组合滑梯、大型攀登架、有沙坑、有球场,正是给孩子们量身打造的,安全性上丝毫不必担心。

    这么一来,孩子们对阙家的崇拜越来越盛了,以前的阙家在他们眼里很神秘,虽然现在也依旧如此,可随着操场的开放,他们更多感受到了阙家的强大。连操场都能造得如此规模,遑论其他。而这些孩子中,日后有不少都成了“阙氏”里的佼佼者。

    赵睿耘等人在阙聿宸和乔世潇的陪同下,在温泉山庄住了三日。把灵秀城参观了一遍,然后乘坐南盟特造的快速马车,前往南离城南郊的少年防护队大本营。

    至于赵睿耘的妻子,和阙如意、曲盈然一起。留在阙家和众女眷聊天喝茶了。

    南离城的南郊,青色的高墙围起来的正是少年防护队的大本营。

    南盟十岁以上的少年,根据品德、体质,经过几次筛选,都被安排在这里。室内室外训练场、宿舍、食堂、活动室、阅览室、会议室等等,犹如一个小型社区,也像后世的男子军校,只不过普遍年龄比较低,都是十至十八岁的少年。

    一旦满十八岁,少防队的管理层会根据这八年间的成绩。对毕业的学员给予不同的安排,但都会得到一套免费的住房。成绩好的自然是进入阙家军,阙家军选够了人员,余下的再分到各行各业。要知道,南盟各个场所的保全人员。领头人皆出自少防队。

    而在这八年间,少防队要做的事就是上课、训练、巡逻,遇到外敌入侵,也需要组织队伍参加抗敌。

    当然,进来的少年,吃住都是免费的,另外。每个月还有贴补。特别是满十四岁的少年,每日都要巡逻,每个月的贴补还是不少的,米面银两,能额外再养活两口人绰绰有余。因此,但凡家里有男孩的。只要不是病弱体质,都会积极主动地报名参加少防队。

    众人下了马车,步行进入营地地界,守营的护卫和执勤的少年认出打头的是阙聿宸和乔世潇,忙上前敬礼。

    “今天什么日子?正副国主怎么都来了?”目送众人进了营地后。少年不解地挠挠头。

    身侧的护卫也一脸懵懂,不过想到数日后即将举行的国庆典礼,一语中的地猜道:“想必是国主他们的朋友吧,来参加国庆典礼。”

    那厢,赵睿耘从进入营地起就没合上过圆睁的嘴巴,他是真的看呆了,从来没想过,鸷鹰很早就挂在嘴上的少年防护队居然规模如此庞大,驻扎的营地各项设施条件比普通小镇还完善。

    不止他,祝辛安和周易也都咂舌不已。

    特别是祝辛安,在看到设施齐全的训练场时,再也忍不住,当着赵睿耘的面,朝阙聿宸和乔世潇竖了竖大拇指。实在是太超乎他们的想象了。之前来南盟,看到那一溜溜的统一规划的二层洋房就心痒难耐了,这次来,在细致参观过学堂、医馆,再看到如此完善的少防队后,两人彻底动心了,要不要把家搬来南盟呢?在这里落户定居,日后对儿孙的教育也不必心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