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净域 > 380回 妖王现世

380回 妖王现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定要杀了他!
  
      国师再一次告诫自己,世上之事,一次是巧合,两次便绝非偶然,眼前这穷酸一般的家伙虽然笨拙,但他既能伤得了邪神,他日必成大患。
  
      “扬姑娘,你没事吧!”郑扬却不顾自己的伤势,扶起扬敏来紧张的查看起伤势来。
  
      “轰——”光柱冲入邪神的体内,平静的烟雾身体开始不断翻滚起来。
  
      邪神暗黑色的身体出奇的被照得通明一片,似乎数不清的光明正在其中挣扎翻滚。
  
      “看来是要坚持住才是了!”靳威喘息着,因为知道对方的厉害,刚刚那一下可是出尽了全力,但如今眼前的邪神,体内却正归于平静。
  
      他粗略的算了一下,如今的时间,亦只是刚过了一刻钟多些罢了。一个时辰,他从未觉得会有这般漫长的时候。
  
      “你们两个!”靳威忍不住大声喊道:“我来拖住这邪神,你们去抢邪神棺!”
  
      如今已顾不得什么颜面了。
  
      况且自己与邪神硬拼,让郑扬两个去抢邪神棺倒也并非失了风度。
  
      “邪神一定不会让邪神棺的主人受伤!”扬敏紧盯着那国师道:“一会儿你去引开他的注意,我便找机会杀了他。只要夺到邪神棺,我们便可让邪神停手了。”
  
      “万万不可!”郑扬急道:“此事只在下一人便足够了,岂可让姑娘再次犯险!”
  
      扬敏皱了下眉头,眼前那双眼充满了天真,从未想过自己能活到今日,更未曾想过有朝一日会被这双眼所迷乱。
  
      “你们两个,还在磨噌什么!”靳威大声喊叫着,掌心处,又一道光柱击了出去。
  
      “轰——”之前的光芒还未完全在邪神体内消失,这一次因此显得更加猛烈。
  
      邪神痛苦的扭曲着身体,不仅是身下,整个身体都因此变了形状,光芒在体内不断冲击着,似乎要借此将它击个粉碎。
  
      连国师亦开始有些动摇了,李雪明绝非虚明之辈,他的弟子自然更是了得,只是没想到邪神是否能坚持下去。
  
      靳威喘息的更重了,全身上下都已被汗水所湿透。
  
      他很清楚,自己最多只能再发一次绝招。
  
      而时间,连半个时辰都未到。
  
      看来迫不得已下只好舍弃掉那两个人独自逃走了。
  
      靳威心中暗自盘算着,自己年青有为,再苦练二十年,定可横行天下,若是此时便死了,却当真可惜了。
  
      “嗷——”远处一声怪吼,天空中,长着四对翅膀的怪物从天而降,向着郑扬与扬敏处冲了过去。
  
      “姑娘快走,我来拖住它便是!”郑扬高声叫喊着,面对那比自己大出十余倍的怪物,双腿却不自觉的抖动起来。
  
      “好!——”扬敏高喝一声,却一纵身向那国师冲去。
  
      好慢!郑扬一闪身避开,对方那笨拙的躯体却连同翅膀一起砸在地上,泛起漫天的烟尘。
  
      郑扬喘了口气,胆子开始渐渐大起来。但一转头,扬敏却两刀刀气向那国师砍去。
  
      刀气划破地面猛冲过去,那国师淡淡一笑,身前忽然冒起一个肉乎的东西,刀气撞在上面,竟会被反弹回来反冲向自己。
  
      扬敏在空中一个急转,衣袖却亦因此被刮下一大片来。
  
      那国师冷笑道:“看你有些用处,若是肯归顺于我,便饶你不死,如何?”
  
      扬敏同样笑了起来,双臂一挥,却用交叉着的两道刀气回应了对方的问话。
  
      “砰、砰”刀气再次被折返回来,但这一次扬敏有了提防,一闪身却避开了。
  
      扬敏跃到左侧,还未来得及再出手,脚下一紧,却被巨大的触手缠绕住了。
  
      国师再次冷笑一声,迎面一道巨风袭来,郑扬却已直冲了过来。
  
      “砰——”国师连退了数步,体内翻涌着好似完全被那一掌击烂了一般。
  
      那是何等强硬的掌力,自己有妖兽阻挡之下竟仍受此重创,若是完全被击实了的话必定内脏都会震碎。
  
      “吼——”邪神怒吼着强忍丰体内光芒闪动带来的痛苦舍掉靳威却向着郑扬冲过来。
  
      靳威此时却向后连退了数步,开始缓缓催动体内已乱得难以掌控的灵气。
  
      自己本就没太指望这二人,没想到郑扬竟能伤得到那国师。
  
      若是待自己恢复过来之时,说不定便有机会再次阻挡邪神,只要时间一过,便可以趁机夺取邪神棺,当真是一取两得。
  
      郑扬大吼着猛的一掌迎了上去。
  
      “轰——”邪神当头砸来,黑色的烟雾瞬间吞噬了郑扬。
  
      “郑扬!——”扬敏急得大喊起来,切断缠住自己的触手,却发现两只脚腕都已红肿起来,黑色的淤痕与未伤处形成鲜明的对比。
  
      身体向前一冲,却发现两只腿已麻木得不听使唤了,失衡之下直倒了下去。
  
      干瘦的手臂拦腰一横,那力气却大得出奇,将她完全搂起向远处逃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