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净域 > 324回 天降盟友

324回 天降盟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宫明月尖叫着,不住的在地上蹦来蹦去。但无论她跳到哪里去,结果都是一样没有改变。
  
      脚下传来的灼热让张子扬亦紧紧皱起了眉头:“这里都是这般模样吗?”
  
      黄星点了点头:“六重天亦叫火神界,这里终年如烈焰焚烧一般,在火神殿内,更是热得让人难以忍受,常人若待得久了,但不被烧死,亦会活活热死。”
  
      “真是个鬼地方!”宫明月大声嚷道:“我们快些赶路,直接去下一层好了。”
  
      张子扬道:“六重天极热,五重天极寒,倒真是奇怪!”
  
      “因为极寒的关系,所以即使火神王借助了神王的力量,却亦始终攻不下五重天。”
  
      张子扬点了点头,架起灵剑让二人踏上来,这才向黄星道:“你来带路!”
  
      “我……”黄星尴尬的笑了笑:“师父,弟子想去先见一个人。见过之后,再陪你向上走如何?”
  
      “不必了!”张子扬冷冷的道:“若是死不了,你便留在这里吧。这里……才是你真正要去的地方。”
  
      黄星皱了下眉头,却没有反驳,三个人已慢慢飞向远处。
  
      自己费尽心思来到这里到底为了什么,难道真的只为了去见那女人一面?便算真的见到了又能如何?难道自己还能够打败所有六重天内的火神军将她带走吗?若是她……根本不愿与自己走呢?
  
      六重天内静得出奇,与其他地方不同,张子扬完全感觉不到任何人出现。
  
      行走在其中,简直如同走在坟地一般,没有半点生气。一切都被火热的气焰吞噬。除了一种深黄色的粗叶植物外,这里几乎尽是光秃秃的被灼焦的黑色土地。
  
      “火神军呢?”黄星示意停下来,一脸疑惑的左右观望着:“火神军应该是无处不在的才是。但怎么可能,我们若是再走的话便到王都了。”
  
      宫明月道:“火神军的数量绝不可能这么少。如今的情形,只会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们与神王真的起了冲突,派出兵力四处拼杀。二嘛……”
  
      “这是一个陷井!”黄星替她先说了出来。
  
      虽然不愿承认,但显然第二种可能性更高一些。
  
      黄星望向张子扬,犹豫道:“师父,你……”
  
      “王都在哪?”张子扬没有答他,反而问了起来。
  
      “师父!这极可能是个陷井!”黄星急道:“萨炎合洛当初败给了您,他自知不是你的对手,因此在此设下埋伏等待我们自投罗网。火神军与七重天那些神王军可不同。而且我所学的那些亦是来自这里,同样的招式只怕未必会对他们有用。”
  
      “王都在哪?”张子扬仍然继续追问下去。
  
      “我们去王都!”宫明月终于已经习惯了张子扬的作风,向黄星一指道:“你只需带我们去便是了,哪里这么多废话?”
  
      黄星终于笑了,这两个人,是他在清团内死缠烂打结下的。不过直到此刻,他才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
  
      王都离这里很远,而且越靠近那里,便越是觉得热。
  
      当远处现出一处黑色的小点时,张子扬竟清楚的看到自己脚下的地面上开始喷溅出稀少的火星来。
  
      那些人是如何在那里生存的?张子扬望了眼正不断擦拭额头汗水的宫明月,再转向黄星。
  
      后者极安逸的走着,虽然体内同样流着汗,但显然不似宫明月那么夸张。
  
      自己若非有上仙之体,只怕亦早便如宫明月般汗流浃背了。
  
      饶是如此,还是感到极不舒服,好似身外的衣物都要随着一同烧着了一样。
  
      王都居然真的是燃烧着的,在王都高大的墙身外,巨大的火焰冲天而起,好似一座烧着了的坚城。
  
      如此巨城,根本不必去守,亦无人能轻易攻得进去。
  
      在那火城正中处,巨大的城门分向两边,同样燃烧着,数百名民众正自在的在其中进出着,丝毫看不出任何混乱的局面。
  
      “看来第一种可能性不大了!”宫明月叹道,忍不住将身外的衣服脱下一件。
  
      黄星深吸口气,自灵剑上跳了下去:“这便是火神之城,我们的王都。在这里永远不必担心有人会来进攻,不会有人加害,亦不会有人强迫你做任何事。”
  
      宫明月道:“如此说来,这里岂不是圣地了。为何你还要逃走?”
  
      “因为……师父带我离开!”黄星面色一变,向前急走了几步:“我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间便有人要杀我,好似整个火神军都要置我于死地一样。师父带我逃到七重天,他们便追到那里,再向下走,他们仍是不肯放弃。所以我们一路向下逃,直到九重天……”
  
      “我不明白,他们为何要杀我?”黄星面色再变,头上的颜色竟亦开始渐渐改变:“我一定要知道那个答案!那个师父至死都不愿告诉我的答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