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净域 > 119回 一个传说

119回 一个传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说一百多年前?”楚虚道:“难道她已死了一百多年了!”
  
      “当年她为了救坤罗,情愿嫁给父王为妃。只可惜,到最后却又突然反悔!”三太子冷哼一声道:“父王本是让她进入这存放千年龙丹的冰池中去,想逼她就范。谁知她居然真的走了进去,而且再没出来过。一百多年了,便是神仙,也绝活不成了。不过倒便宜了我们几兄弟,可以每隔三十年便一睹这绝世美女的芳颜。”
  
      “她果然在等坤罗!”张子扬叹息着,慢慢自怀中掏出坤罗的龙丹。
  
      坤罗的龙丹一出来,里面的美女居然眨了眼睛,然后身体缓缓晃动起来。
  
      “她……她真的在等他!等了一百多年!”徐宁居然已泣不成声:“她始终都张着眼,死也不肯闭上,便是希望有可以见到心爱之人的那天。”
  
      一见那龙丹,三太子竟急了起来:“你们既已见过了。该将坤罗的龙丹与我了吧!”
  
      “给,拿去吧!”张子扬冷笑一声,将坤罗的龙丹突然向前一甩。
  
      他用灵剑已惯了,如今加上灵气,竟然自三太子身边直冲了过去,一下便没入到那寒池之内去了。
  
      坤罗的龙丹一进去,其余四颗龙丹突然变得不安份起来,在那玲儿的身边不住转动着,然后齐齐向着坤罗那颗龙丹靠拢过去。
  
      “你……”三太子没想到他居然有些一招,那寒池奇寒无比,便是龙仙亦无法在里面常久待下去。
  
      自己若是进去倒也无妨,但这四人若是此时在外面放出灵剑。寒池之中行动受限,却是根本没有半点还击之力了。
  
      “你已给你了,你未接住,又怪得了谁?”张子扬笑道:“况且我只答应给你,却未答应你进去之后不动手杀你。”
  
      楚虚大笑道:“不错!我们如今心愿已了,便是杀了你,带着龙丹离开这里。也绝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飞流叫道:“四哥!——我跟着你走!”
  
      徐宁却是一脸惊讶的指着寒池道:“她……她真的没有死。”
  
      寒池中,那个美女居然真的伸出了手,将坤罗的龙丹慢慢握在掌中,然后贴在胸前,缓缓的合上了双眼。
  
      她本是半浮在水中的,却一下子无力的向下一沉,身体随之重重的倒了下去,慢慢沉落到寒池的水底处。
  
      “她果然等了他一百年!一百年里,她一直都活着,直到见到那龙丹,才真的肯死掉。她居然是活着的!——”居然是龙王迪罗的声音。
  
      迪罗自远处跑了过来,完全当众人不存在一般,直奔到那寒池边上去,望着水中渐渐沉下去的美女,却已忍不住老泪纵横,放声大哭起来。
  
      哭了一阵,忽然又抬起头,狂笑起来。然后一纵身,竟也冲进了那寒池之中。
  
      “父王!——”三太子失声大叫起来。
  
      却见龙王迪罗冲进去之后,又飞快的自里面冲了出来。
  
      怀中一只手抱着玲儿,另一只手则紧紧攥着坤罗的龙丹。
  
      张子扬冷笑一声,向三太子道:“你不是想要坤罗的龙丹吗?只管去拿好了!”
  
      “哼……”迪罗冷笑一声,望着掌中那颗龙丹,又转而看了看怀中的女子:“你们死也想在一起,本王却偏不让你们如愿。如今我便当着你的面前,毁了他的龙丹。哈哈……”
  
      迪罗狂笑着,突然闷哼一声,一只手,自后面穿胸而过,直插了出来。
  
      四人皆是一惊,谁也没想到,杀迪罗的,居然会是他亲生的儿子。
  
      徐宁惊道:“你……他可是你父王啊!”
  
      三太子冷笑道:“我生来,只为主人一个而已。谁敢阻我主人的大事,谁也要死,即便是父王亦不例外。”
  
      张子扬惊道:“你主人?难道是郑天扬!”
  
      “郑天扬算什么。不过是个仗着有五行神灵而自以为是的笨蛋,与我主人相比,简直连屎都不如。”三太子冷笑一声,自迪罗手中抢过坤罗的龙丹,突然又一用力,将手掌自迪罗的胸前抽了出来。
  
      一代龙王,居然便那么重重的摔倒一上去,至死都不敢相信,杀死自己的居然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而对方竟不过是为了一颗百年的龙丹而已。
  
      “他杀了龙王,绝不能放他走!”楚虚急道:“若是他走了,杀龙王之罪便要归到我们头上去了。”
  
      “哈哈……”三太子竟也跟着放声大笑起来:“你说得很对。天下间,没人以为我会杀我的父王。所以这罪过嘛,便只能麻烦四位来担当了。而我交托主人的事之后,不用多久,便可以坐上龙王宝座,一统青云山!”
  
      飞流叹道:“这家伙当真是疯了!便是龙王死了,还有两位太子在呢。”
  
      “他既能杀死龙王,再杀那两个兄长自也是情理之中了。”楚虚叹道:“我们今日虽败在阁下之手,但还希望你能告知,贵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此,便是死,亦不觉得冤枉了。”
  
      “看你也像有些见识的,便让你瞧瞧好了!”三太子得意忘形之至,突然扯开衣服,露出赤裸的前胸来。
  
      在他的胸前,刻着一个古怪的图形。
  
      那图形既似一圆形,却是盘刻着始终没有尽头一样。而其中,更交叉着三个完全平行的斜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