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净域 > 96回 冰妖!狂拳

96回 冰妖!狂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子扬早将灵剑悄悄放出等待着了。
  
      那人一来完全未料到居然钟后会躲着人,二来更是没想到张子扬的剑几乎就是等着他自动将头送上来砍一样。
  
      以对方的身手,本来还能与张子扬对上百多招的。
  
      只是这一剑太过突然,全无半点征兆之下,只一剑,便将对方完整的劈成了两半儿。
  
      “我是十代弟子张子扬!”张子扬扶起那女弟子,拖到了远处急问道:“冰妖蓝权亦在这里,你可还记得出去之路?”
  
      那女弟子却只是瞪大了双眼望着自己,双唇紧锁竟不开口。
  
      “糟了!”张子扬这才想通对方是被制住了穴道,偏偏自己却是根本不懂解穴之道的。
  
      此时拖得越久,怀中那东西便越有可能被人发现。
  
      难道已到了此处,还要空手而归?
  
      犹豫了一阵,干脆一狠心,带着这女弟又向回赶去。
  
      虽然来时路不太清楚,但之前的密室却隐约记得一些,左转右转之下竟然又重新走了回去。
  
      密室小门处,一层冰霜厚厚的结在了那里。
  
      张子扬走过去只轻轻一碰,那小门立即变得粉碎散落于地。
  
      本来到后面同样有些记不清路的,不过却好在有了这冰霜相助,一路之上不断击碎冰门竟又重新回到了那放置神剑的所在。
  
      “叮……”里面一阵清脆的响声传来,竟是刀剑相交之音。
  
      张子扬一用力,那沉重的大门居然也轻易被震碎,巨大的冰块散落下来,砸在身上略带些疼痛。
  
      还是那六个人围着蓝权,显然双方争斗仍在继续。
  
      蓝权被围在中间,这么长时间还未冲出去。果然还是受制于那玄天灵龟阵法。
  
      但外面的众人亦全都身冒白烟,热气蒸腾的缓缓上浮着,雾气刚刚升出不到一尺,便立即化成冰雾然后慢慢凝结在一处沉落下去。
  
      所有人身上,除了蓝权外,便连孔义也都是满身的冰霜,脚下更是结出厚达数尺的巨冰。
  
      “哈哈……”蓝权当先笑了起来:“你果然是风liu得很。每次见你时,身边总少了女人。”
  
      孔义亦奇怪道:“你为何又回来了?”
  
      张子扬解释道:“有敌人渗入进来。弟子救了一个师姐回来!”
  
      若是说自己寻不得出去之路,只怕非被所有人笑倒不可。
  
      孔义一挥手,张子扬怀中的那女弟子便突然能动了。
  
      忙一躬身跪下去道:“十代弟子崔凤,拜见宗主!”
  
      孔义问道:“你为何会在此处?”
  
      崔凤忙回道:“弟子受命寻视神剑阁近处,谁料却失手被抓来此处,多亏了张师弟相救,否则便遭了那贼人的污辱。”
  
      “看来是那淫魔混进来了!”孔义叹道:“难道真要使出那一招吗?”
  
      “若真是那老家伙来了。这两个小儿哪能再回来这里!”蓝权道:“我看定是他下面那些不急气的弟子。宗主如此担心,莫不是真的伤得很重?”
  
      蓝权说完身形突然消失,一下子又自孔义身边冒了出来。
  
      “宗主!”其他人吓了一跳,刚想上前却被孔义一摆手止住了。
  
      “赵师伯!”孔义向那最后一个进来的七代弟子道:“劳烦您老人家再去一趟,将天儿找来这里。”
  
      “宗主!”那老人惊道:“你……你当真要如此做吗?祖师遗训,可是……”
  
      “你放心,一个冰妖我们还应付得了!”孔义道:“但若是那魔头来了。再加上神威天王,便不得不出那招了。我只是想早做好准备罢了。”
  
      见孔义面色坚决,那老人终于无可奈何的长叹一声,转身跑了出去。
  
      老人刚一转身,孔义手中一道剑光射出。
  
      蓝权本似准备要拦住那老人的,没想到孔义会亲自出手。
  
      他虽是厉害,对剑宗宗主却也不敢稍有大意,只好一闪身避开了。
  
      谁知孔义那招却是虚招,剑光过处,未走出多远,便完全消失在空气之中。
  
      “看来你果然伤得不轻!”蓝权笑道:“今日便得不到神木,杀了你也可扬我教神威,他日一统天下,再迎主人归来。”
  
      “布阵!”狄六大喝一声,众人又重新迎了上去。
  
      少了一个人的玄天灵龟阵,威力却减弱了不少。不过却仍能困住蓝权,寒气虽不住外放,众人灵剑齐出,一时间竟又战了个不分伯仲。
  
      守不金刚的灵剑非同一般,特别是摆开这玄天灵龟阵后,威力更是大得惊人。每一剑蓝权都无法完全冻住,但因为施放了寒气的缘故,这才能用自身的仙气护体承受下来。
  
      灵剑不住打在蓝权身上,却只如同捎痒一般。而蓝权放出的寒气,经由众人全力堵截,亦是很快便化成了水雾。
  
      孔义由始自终也未出过一次手,只是在一旁冷眼观望。
  
      虽然未望向自己,但张子扬却总觉得对方似是常常留意着自己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