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净域 > 26回 无影无踪

26回 无影无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为何在这里?”张子扬悄声问道。
  
      这人若真是剑宗的八代弟子,却如何又无端的跑到这里做奴隶了。
  
      “自然是要消灭展红玉这个大魔头了。难道你不是因此才混进来的吗?”那声音道:“如今展红玉躲在碎风平原上收集皓天石,若让她攒够了数量,便会发动战争。到时候天下便要大乱了。”
  
      张子扬没有出声,事实上,他能在这里的确也与那没一点关系。甚至在好多天以前,他才知道世上有一个绝影城和一个展红玉的存在。
  
      那声音只道他在思考,仍继续道:“你们还有多少人在?赶快都撤了,回去便说是我的意思,你们师尊定不会责怪的。展红玉的离水行空和阴雷掌不是你们对应付得了的。”
  
      “你放心,只我一个而已!”这个张子扬倒是清楚的很。
  
      “年轻人,还不相信我的是你前辈吗?”那声音却只道他是在怀疑自己,大笑道:“哈哈……也罢,看不出你小小年纪,行事却如此谨慎。看来真是我剑宗之福啊。”
  
      张子扬冷笑一下没有回应。似乎剑宗之内,除了高植外,也便只有这老人才看好自己而已。
  
      见张子扬不出声,以为他是见自己猜中了而没有言语呢。那声音又传来道:“也罢。你若不信我,我便传你灵心归窍之法。看你刚才的表现,还并不善长运用灵剑幻变呢。”
  
      张子扬仍没有出声。对方一直误会自己怀疑他,其实由始自终他都没怀疑过对方的话。只不过他本就不善言词,如今一时间也不知应如何解释自己是为了三兄弟才来的这里。
  
      以那人的所知,他既有灵剑,便是打不过,也可驾起灵剑逃走,若非有意混进来,断不会仍留在这里做着苦力的。
  
      “你依我刚才之言,重新在脑中穴位按灵心幻变逆行一遍,然后心眼互观,运气上通天庭,下达地隔……”
  
      那人还未发现自己的错误之处,见张子扬不出声,干脆便真的卖弄一般的传授起来。
  
      他这教授之法可与高植大相径庭。不要说那许多穴位张子扬不清楚,便是连行气运功的法门听得亦是一塌糊涂。
  
      那人说完一遍,自觉教得天衣无缝,大为得意道:“依我之法运行一遍,你便可内观于己。这可是迈向天人的关键一步,剑宗中资质差的弟子都无缘得遇呢。”
  
      “抱歉!”张子扬不想扫他的兴,但他实在不惯于撒谎:“前辈刚才所说,我……完全不懂!”
  
      这次轮到对方沉默了。沉默持续了好长时间,那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你若是不懂也没关系。只须将口诀背熟了。日后待剑心大成的那一天,自然便会通晓一切的。”
  
      “多谢前辈!”张子扬道了声谢,又不再说话了。
  
      天下间,似乎只有他与萧念在一起时说得话是最多的。
  
      其余之人,便是两位大哥和大姐,他也仍然很难多话。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人。
  
      那声音见他不出声,却也似习惯了般又自己说道:“年轻人!我此次来,便是要追寻皓天石的下落。你既与那展红玉的女儿很熟,确是天幸啊。若得机会,千万要探出那皓天石存放之所!”
  
      “这个……晚辈却是帮不上前辈了。”张子扬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声回答了对方。
  
      “你说什么!”那声音大怒道:“你可知那展红玉收集皓天石便是为了发动大战,然后自立为王。到时不仅是周边的国家,便是连那些汉国内的门派亦将无一幸免。你纵是有什么苦衷,难道还比不上天下苍生的性命重要。”
  
      “我不想骗她!”张子扬道:“天下苍生死或不死,与我何干!”
  
      对方又再次安静下来。显然张子扬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但笨得出奇,心也狠的出奇,只凭这两点,他便根本不可能成为剑宗弟子。
  
      但是他却懂得只有剑宗资深弟子才会用的灵剑幻变。
  
      “唉--你若不愿意,我自不会勉强你。只是……”那声音又过了好长时间,才无奈的长叹一声道:“你莫要冲动坏了我大事才好。否则为了天下苍生免遭涂炭,我只怕会忍不住先取了你性命!”
  
      对方说得字正腔圆,极是坚定的语调。听起来完全不像是威胁恫吓,而是如果张子扬真的坏了他大事的话,便真的要出手。
  
      张子扬却完全不在乎:“既然如此,我们便自管自的。你也莫要坏了我的事才好。”
  
      对方果然不再说话了。
  
      张子扬绝不是个惹人喜欢的人,不仅不喜欢,有时还会很招人讨厌。
  
      对方是讨厌他也好,还是不知再说什么也罢。在那之后,一切又都安静下来,只余下虫鸣梦呓参杂在一起,慢慢让一切都回归安详宁和。
  
      张子扬闭上眼睛,好像才刚刚入睡,监工的鞭子便已到了。
  
      乐明忙将他唤醒了。四兄弟又开始无休无止的疲惫的工作。最糟糕的,在三天之内,他们都会只干活,而没有吃的。
  
      日上三竿,烈日当空照下。不仅没有吃的,连水也不给半滴。
  
      有些人已忍不住去挖渗在地下的水来吸取了。
  
      三兄弟也想跟着去吸裹些,却冷不防有人惨叫一声,原来是一只大蜈蚣咬住了一个贪渴之人的舌头。
  
      那蜈蚣毒性极强,只一会儿,那人的两片嘴唇已红肿起来,连话都说不清了。
  
      “碎风平原上虫蚁最多,干了这么久连这都不清楚吗?”孙奇的声音自旁边传过来。
  
      张子扬转过头去,一身红衣的萧念便出现在面前。
  
      萧念跟在一个同样是一身红衣的女人身后,那女人长得与萧念倒有几分相似,不过鼻骨甚高,眼窝深陷进去,有着一双碧蓝色的眼睛。像极了西域之地的女人。
  
      这女人竟是陪同着一个中年男人一同过来的,在他们身后,昨夜那个长相英俊的青年人正满是恭敬的陪在萧念身边,口中不时的说出几句,逗得萧念掩嘴失笑。看来昨夜那番激流勇退的表现,显然已得了佳人不少好感。
  
      “既然连这点道理都不懂,我看留着也没什么用了。”那女人淡淡的说着,然后向孙奇挥了挥手。
  
      孙奇点点头,抽出腰间的宝刀,只一下,切豆腐一般的将那人的头切了下来。
  
      蜈蚣毒性之强,竟然断头处,仍不断冒出黑色的血液,离得近的人都吓得急急向后闪避开。不知是怕了孙奇,还是那涌冒出来的毒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