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大时代 > 第1708章 另一个结局

第1708章 另一个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99年元旦前夕。
  
  粤东省经高层批准在洲海成立合资高新园区,由电锋电子牵头与湾省企业及新加坡籍企业在洲海合资的圆晶厂在园区开始动工。
  
  出席人员级别空前,但是真正的核心人物周良安却没有到场。
  
  不管是省内,还是省外,圈内或圈外的人士都有一个共同的疑问。
  
  周良安去哪儿了?
  
  答案是:修车!
  
  ……
  
  老生产基地的改制过半,以前的单位重组,维修厂原本应该废弃了。
  
  可是经过两个多月之后,这里居然又呈现出了当年的热闹场面。
  
  不论是老东风、老万国、又或者是新型的机组设备在这里都能看到。
  
  周良安在地沟里检查卡车底盘,连黄油嘴都检查得很清楚。
  
  上面的老师傅坐了一排还在交头接耳地议论。
  
  “你说好好的这么一个人,怎么突然就不记得自己以前做的那些事情了?”
  
  “不记得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你们难道不知道以前正常的周良安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勤勤恳恳的话不多,对技术很钻,肯学肯干,将来一定是业务骨干!”
  
  “说这些干什么维修厂都不存在了。”
  
  这一群买断退养的工人们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多多少少不是滋味……
  
  办公室当中坐着的李文洁感慨万千,想到自己再次回到这个单位,是以这样的方式,朝生产车间那边看了一眼,她有时候在想,周良安会不会是装的,可是再瞅一眼大门外停的那一排轿车和一群焦急的人的面孔。
  
  不论是四海集团,又或是先锋电子,还有南华电器……所有的人似乎都在等着周良安找回曾经的记忆,还有极运,未来的路在何方……这些似乎都要等周良安来定夺。
  
  如果他真的是装的,应该没有这么能沉得住气。
  
  周良安从地沟当中把手伸了出来,在上面推这个黄油车的杨涛识趣的将黄油枪递到了周良安的手上,就听见周良安在下面喊,“打!”
  
  于是杨涛开始疯狂的压枪。
  
  “好啦,好啦!”
  
  周良安在下面吼了两声之后说,“去库房当中领几个黄油嘴过来,我给它换换,打不进去了!”
  
  杨涛以前觉得周良安就应该老老实实在单位上当一个工人,哪怕是在外面做了很长时间的生意,都觉得不应该被这样的生活打破过去的平静。
  
  然而当周良安有一天真正的回到起点时,杨涛才发现自己早已经回不去了。
  
  中午收工的时候,厂房的门口来了一个姑娘,依旧是那么文静,只不过穿着打扮跟过去有了太大的区别,和李文洁站在一起的时候,不论是容貌又或是气质,都不相上下。
  
  李文洁看到她的时候,问,“你们下午就要走吗?”
  
  于文静点点头,看起来有点羞涩,但还是弱弱地说,“刚把单位上的工作交接,我……我……”
  
  李文洁早已经接受了于文静,只不过于文静在面对李文洁,依旧不自信。
  
  看到满头黄油的周良安过来的时候,于文静已经顾不得那么多,赶紧准备了纸巾给周良安擦着头发……
  
  周良安皱着眉头问,“你怎么来了?”
  
  于文静在这一刻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我……我……”
  
  李文洁严肃地说,“周良安,你差不多就可以了,你自己搞这么大一个集团出来,现在撂挑子什么都不管了,我总不可能天天陪你在这里过家家找记忆吧,上上下下好几千人等着吃饭,难道就不管他们了?”
  
  “从今天下午开始,由于文静陪你!”
  
  这是三王商量出来的对策。
  
  周良安失去的这一段时间的记忆,需要他们三个人来分别陪伴,去那些熟悉的地方,见那些熟悉的人,找回曾经的记忆。
  
  话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周良安还有点依依不舍的看了维修厂一眼。
  
  于文静带周良安走的时候,整个维修厂当中的人顿时欢呼了起来,整个厂里的人一哄而散,这些都是曾经厂里被迫买断下岗的工人,拿了钱过来陪周良安演演戏,周良安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来,工资照发,却不用上班的日子的确挺开心的。
  
  杨涛有点心疼钱,这些钱花在医院当中不是更划算吗?
  
  “周良安这个败家子!”
  
  杨涛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几个小时之后,车队进了白马山。
  
  这里已经发展成了成熟的度假区。
  
  山顶有小别墅,上山有缆车索道。
  
  山下有度假区,全国连锁的名牌酒店。
  
  正值隆冬,天地一片大白,一不小心还以为置身于瑞士,确实很美。
  
  白宇在接到通知之后,带着自己的妹妹在酒店门口迎接着周良安。
  
  白灵上来就是一句,“良安哥,你知道我是谁吗?”
  
  周良安还有些腼腆的笑了笑,这要是放在六年前的话,那就是正常的周良安,可是现在在杨涛的眼中看来,哪儿哪儿都不对劲。
  
  白灵疑惑不解的看着周良安,以前小嘴叭叭的周良安突然不说话了,这是怎么回事?
  
  白灵疑惑的看着杨涛问,“良安哥他怎么了?”
  
  杨涛说,“他脑子进水了……”
  
  下意识的杨涛看了看周良安的反应脸,周良安表情无异常,看着白灵的目光有点呆滞,像是陷入了沉思,在努力的回忆着这个小姑娘到底是谁。
  
  杨涛叹了一口气,如果是以前的话,周良安听见杨涛这么说早就暴跳如雷,说不定还会踹他两脚……
  
  看到白灵面容呆滞的样子,白宇安慰,“妹妹,良安哥只是暂时生病了,过一段时间病会好的。”
  
  白灵异常惊讶,“还会好?”
  
  呃……白宇有点尴尬……
  
  白灵大叫,“我觉得良安哥这样挺好的,对了,涛哥,脑子进水了,是不是就没办法娶文静姐了?”
  
  杨涛:……
  
  白宇:……
  
  白灵才不管他们怎么回答呢,拉着于文静就跑,“文静姐,我给你看我期末考试的成绩,考得可好了,我大哥说我以后可以考到大城里去,这样我就可以天天跟你见面了……”
  
  “文静姐不用嫁人了,嚯嚯……”
  
  小姑娘笑出了猪叫声,可以看得出来她的心里有多高兴。
  
  杨涛在这个时候又观察了一下周良安的表情,依旧还是沉思的样子,应该是非常努力的在搜寻着脑海当中,藏在某一处的记忆……
  
  一个小不点儿这个时候冲过来抱着周良安的腿大叫“爸爸!”
  
  周良安低头看了一眼,溺爱的将她搂在怀里,抱了起来,这也许是他失忆了之后对这个世界最大的妥协,虽然不记得这一切,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姑娘就是她的女儿。
  
  承认女儿的身份当然也得承认女儿妈妈的身份,贺雪怡来的时候带来了港城的心理医生。
  
  到了复查的时间,医生非常负责任的跟着贺雪怡来了内地。
  
  选择了一个安静的房间,以睡眠和聊天的方式,医生对周良安进行了一系列的心理辅导。
  
  确定周围没人的时候,医生突然说,“周生,你还记得上次来我诊所看病的事吗?”
  
  周良安一瘪嘴摇了摇头。
  
  医生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如果周良安真的不记得过去的那一段事情的话,那么也就不会对他再产生任何的威胁,还用得着陪他再演戏?
  
  当医生真正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和周良安的目光对视了片刻,发现无论如何都不能回避周良安的目光时,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然后跟贺雪怡汇报这周良安的情况。
  
  “周先生这种情况,在我过去的病例当中算是比较罕见的,,随着她失忆之后,人格分裂症的情况有所减弱。”
  
  “随之消失的就是那段时间的记忆。”
  
  “我想我应该回去跟我的老师探讨一下,然后再制定一个诊疗的计划。”
  
  贺雪怡让医生去休息,任由周良安搂抱着自己的女儿陪在她的身边,一起在雪地当中漫步着,“圆晶厂已经成立了。”
  
  “极运下一步的方向在哪里?”
  
  “与云宫集团的合作已经到了最关键的一步!”
  
  “我马上就要跟爹地摊牌,当初你煽动我和我爹地内斗,如今澳城博彩行业三分天下,,难道你不打算出来主持大局吗?”
  
  “周良安你还打算当缩头乌龟到什么时候?”
  
  周良安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我失忆了有什么办法?”
  
  贺雪怡说,“就算你失忆了,那些商业上的天赋还在,对局势的判断,对未来形势的走向,对商机的把控……这些都还在吧?”
  
  周良安说,“我会修车!”
  
  贺雪怡看着周良安那个憨批样,摇头叹了一口气,不打算再跟周良安继续探讨这个问题。
  
  晚饭之前,周良安看着那一片原本属于草场的雪地发呆,杨涛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周良安的身边,他回头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一个人跟过来的时候,这才小声说,“良安,你差不多就可以了。”
  
  周良安的眼神,似乎在告诉杨涛,“我怎么就差不多了?”
  
  杨涛说,“原来你告诉我,聪明人总会有百密一疏的时候。”
  
  “我的确在你身上看不到任何破绽,你不记得于文静,不记得和李文洁的感情,也不记得自己在白马山下第一次和贺雪怡邂逅。”
  
  “这些都没关系……”
  
  “但是你至少应该记得另外一个人……罗文娟!”
  
  周良安的嘴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然后点了一支烟,等到杨涛非常自信的侧过脸来看向周良安的时候,发现周良安悄悄的朝后面退了一步,抬起脚来就朝杨涛的屁股上一脚踹了上去。
  
  “啊……呜噜呜噜呜噜,啊……咕噜噜噜噜……”
  
  滚雪球大概就是这么个样子。
  
  晚饭时,贺雪怡带着孩子,旁边坐的是于文静,原本这个饭桌上没有白灵这个小丫头的位置,可是于文静架不住她的央求。
  
  白灵叽叽喳喳的跟于文静分享着她这段时间上学的成果。
  
  说了这么多,也就是想让于文静表扬她,甚至奖励她。
  
  看到于文静半天没反应之后,白灵忍不住说,“文静姐,今天晚上你陪我睡吧!”
  
  于文静犹豫了片刻之后,摇了摇头,不好意思的说,“我晚上要照顾你良安哥。”
  
  周良安却满脸疑惑的看着于文静,“我不要你照顾我晚上要跟闺女睡。”
  
  贺雪怡一脸平静地说,“女儿晚上跟我睡。”
  
  这句话也就是在等于告诉周良安今天晚上于文静侍寝。
  
  周良安愣了一下,然后满脸无奈的低着头继续吃饭,看样子是被迫妥协。
  
  于文静是个很害羞的姑娘,进了酒店房间的时候就先把卧室的灯已经关了,这才上了床紧接着于文静就靠近了周良安,往周良安的怀里钻……
  
  这大概是要用过去的一些仪式来帮助周良安找回过去的那些记忆。
  
  周良安紧张的问,“你想干什么?”
  
  于文静的声音很小,“以前我们也是这样的!”
  
  “可是我已经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于文静说,“那我讲给你听!”
  
  “你给我找的工作……”
  
  “你带我出来郊游……
  
  “你还带我去岛城,带我出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