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 > 第5334章 大结局 正文完

第5334章 大结局 正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连带着夜清落想要抵御这最后一击,都稍稍有些吃力了几分。
  
  她秀眉微蹙,指尖抚过了噬焰扇。
  
  一缕烈焰流光窜动。
  
  她身上的威压,也在这一瞬暴涨。
  
  “轰隆隆——”
  
  地界终于是承受不了这样的威压。
  
  天空突然仿佛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网裂痕。
  
  “咔嚓——”
  
  紧接着,便是一声清脆的响声。
  
  整个天空,开始碎裂了起来。
  
  而碎裂过的地方,都化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仿佛要将整个界面给吞噬一般。
  
  这一变故,令交战的两人顿住了手中的动作,视线纷纷朝着碎裂的方向看过去。
  
  天边不断的崩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即将碎裂到了他们的战场这边。
  
  煌无忧眸色一变,快速的朝夜清落看了一眼后,转身就要离开。
  
  这个界面,不能再继续呆下去了!
  
  倘若继续呆在这里。
  
  一旦界面裂痕碎到了他们这边,他们两人会连带着整个界面,都被那个黑洞给吸走。
  
  他本意是打算毁了地界。
  
  可没打算和地界一起,被毁在这个地方!
  
  他堂堂无忧尊者,是这个天地注定了要登顶为王的人!
  
  怎么可能会同这么一个破界面,死在这里呢?
  
  但……
  
  他才刚动。
  
  一道烈焰红影便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
  
  少女手中的噬焰扇,划出锋锐的利刃。
  
  煌无忧往后稍稍一避。
  
  利刃划破了他的头发,随着飓风扬动。
  
  “想走?”
  
  夜清落粉唇一样,狭长的媚眸勾出几分潋滟的弧度:“你觉得,本凰会让你有离开地界,继续出去危害其他人的可能吗?”
  
  “这可是界面毁灭!”煌无忧脸上难得露出了焦急的神色,“一旦被黑洞吞噬,我们都将随着这个界面,消失于世间!”
  
  “所以,我更加不会让你走了。”夜清落眉眼带笑,嗓音幽幽清冽。
  
  煌无忧瞳仁倏地瞪大:“你想死在这里?”
  
  “不,是我想让你死在这里。”夜清落话音刚落,眼底锋锐的寒芒迸射。
  
  手中的攻势,愈发的凌厉。
  
  煌无忧余光看向已经崩塌而来的黑洞,脸色黑沉。
  
  夜清落五指轻弹。
  
  在烈焰与黑浓的阴气之中。
  
  噬焰扇迸射而出无数根银丝,将煌无忧的四周全数缠绕而起。
  
  死亡逼近的气息,令煌无忧眼底涌动了怒气。
  
  他宛如一只被激怒的猛兽:“凤清落!你以为这样,就能困得住本座?!”
  
  他嘶声厉喝,五指迅速的扣紧,浑身的黑色长袍被劲气吹刮的猎猎作响。
  
  “砰!”
  
  强大霸烈的玄力,从他身上炸开。
  
  夜清落勾出的银丝,全数在这个玄力之下,全数震断了!
  
  夜清落嘴角溢出一丝血水,身形微微往后退了两步。
  
  “既然你想和这个界面一起毁灭,那就——毁灭吧!”
  
  煌无忧眼锋狠戾,反手汇聚了一道狠戾的玄力,化作一条巨大的黑色巨龙。
  
  张牙舞爪的,攻向夜清落。
  
  而他则是快速的朝着界面离开的方向,飞速而去!
  
  夜清落迅速追上前。
  
  可迎面的黑色巨龙,利爪锋锐,带着阴冷的气息。
  
  与此同时……
  
  身后,那已快速崩裂塌陷的裂缝,已经濒临了夜清落的身后……
  
  “哈哈哈……凤清落,连你娘都不是本座的对手,凭你,还想和本座斗!”煌无忧此时已经抵达了离开界面的入口。
  
  他扭头,看着即将被黑洞吞没的夜清落。
  
  脸上露出了又可惜,却又莫名兴奋的笑容。
  
  一旦夜清落这个继承了神皇之力,凤歌的后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那这个世间,就不会再有任何人,可以与他匹敌!
  
  他的计划,他万年以来的野心。
  
  也终于要实现了。
  
  虽然很可惜,他辛辛苦苦算计的玄心玉,和神皇之力都没能取得手。
  
  可……能除去这个绊脚石,也已经足够了!
  
  就在煌无忧扭头,准备踏出地界入口的时候。
  
  突然,一道灿金色的光芒,倏地穿透了入口,没入地界。
  
  紧接着,便是磅礴浩瀚的强劲气息,蔓延开来。
  
  煌无忧根本没来得及反应。
  
  便被那道灿金色的光芒,冲撞着重新跌回了地界。
  
  霎时间,整个原本即将崩裂的地界,被这灿金色的光芒笼罩覆盖。
  
  整个地界都变得一片金光灿灿,极其炫目。
  
  无数光影,灿金色流沙,缓缓地一点一点,弥漫在四周。
  
  而那原本塌陷崩裂的地界,也被这灿金色的光芒给止住,仿佛定格了一般。
  
  煌无忧被这光芒刺的,发出一道痛苦的惨叫声。
  
  他迅速爬起身,想重新往地界入口窜去。
  
  可,空气中,好似有一道金色的屏障,将他重新弹回。
  
  煌无忧看着漫天的灿金色流光,心里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他的脸色,愈发的暗沉铁青。
  
  夜清落就站在不远处,踏空而立。
  
  静静地看着煌无忧,一次又一次的想要冲破屏障,离开地界。
  
  她勾唇,轻嗤一声:“你觉得,到了现在……你还能离开这里吗?”
  
  “你……你做了什么?!”煌无忧顿住了动作,用狠戾的目光,凶神恶煞的看向夜清落。
  
  夜清落嘴角轻勾,眼底透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冷:“不是号称最强者的无忧尊者吗?还看不明白,现在的局势?”
  
  煌无忧神情变得越来越难看,心里隐隐的猜测,也在逐渐放大。
  
  灿金色的光芒,笼罩了整个支离破碎的地界。
  
  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空气之中划出一道道深奥的图腾。
  
  就仿佛,形成了一道金色的枷锁,封锁了地界的一切。
  
  “清落!”
  
  地界入口,传来了天下团兄弟们的声音。
  
  金光浮动,隐约可见言筱漪等人的面容,在金光之中若隐若现。
  
  “困神阵马上就要完成了,你将手给我们,我们拉你出来!”言筱漪满脸担忧的开口。
  
  是的,困神阵。
  
  这个地界,从一开始,夜清落就打算当做是引煌无忧入瓮的诱饵罢了。
  
  之前,在黑暗深渊那个请煌无忧亲自出马的,煌无忧的使者,其实就是夜清落让帝墨玄操控之下,故意在煌无忧面前说出了那些话。
  
  而那个使者,早在进入黑暗深渊之前,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而,煌无忧踏入地界的那一刻。
  
  便也是踏入了她所设下的陷阱。
  
  在无数人用生命演出一场戏,成功的吸引了煌无忧所有的注意力。
  
  夜清落也没料到,煌无忧居然会这么“配合”她的计划。
  
  她当时还在想着,该怎么不动声色,让煌无忧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让地界的人离开地界。
  
  而煌无忧企图毁灭整个地界的行为,给了她一个完美的借口。
  
  地界的人,全数离开了地界。
  
  而整个地界,就成为了一个完美的设阵之地!
  
  上古困神阵!
  
  一旦这个阵法成型,不论是多么强大的玄者,都将被封印在这个困神阵之中。
  
  这个阵法,与凤歌之前封印煌无忧的阵法并不相同。
  
  凤歌只是让煌无忧陷入了沉睡。
  
  而困神阵……
  
  是在封印了玄者的同时,汲取玄者身上所有的力量。
  
  最终,被困之人会成为一个普普通通,就连武力值都没有的普通人!
  
  一个普通人,在漫无边际,毫无任何东西的困神阵里……又能活的了多久?
  
  夜清落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真的直接杀了煌无忧。
  
  不论她愿不愿意承认。
  
  煌无忧是她的父亲,这一点,是不争的事实。
  
  她不会亲手杀了他。
  
  她只会让煌无忧永远被困在这个上古困神阵之内,让他独自一人,在这永无黑暗,永无边际的困神阵里,慢慢的……失去他引以为傲的力量!
  
  让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忏悔!
  
  让他在孤独,绝望中……为他所做的一切赎罪!
  
  “上古困神阵?!”
  
  煌无忧在听到这个阵法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倏地扭曲,他猩红着眼,怒目瞪向夜清落:“你算计本座?!”
  
  “现在发现,已经晚了。”夜清落勾了勾粉唇,“这个上古困神阵,就是专门为你而设下的阵法,你永远也别想着逃出去。”
  
  她忽而扬手,将四大圣兽全数召唤而出。
  
  磅礴浩瀚的冶艳红芒,瞬间将她整个人笼罩其中。
  
  她素手一扬。
  
  娘亲留给她的上古沧水神器,从身上脱落,悬浮在夜清落的面前。
  
  随着夜清落指尖的玄芒拂过。
  
  四大圣兽嘴里发出一阵阵兽吼声。
  
  圣兽之力汇聚,与夜清落的力量,将那五件沧水神器由一条条玄芒,连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奥妙的图腾。
  
  “咚”的一声。
  
  五件沧水神器飞速朝着灿金色流光之中,
  
  两道光芒相融。
  
  整个地界,更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金色。
  
  “轰隆隆——”
  
  地界……不,现在应该称之为上古困神阵,开始剧烈的晃动着。
  
  夜清落淡淡地看了煌无忧一眼,在无数金光朝着煌无忧的方向缠绞而上时,召回了四大圣兽,转身就朝着入口的方向而去。
  
  这个上古困神阵,是由鬼游,鬼盗,鬼医等五鬼他们提出来的阵法。
  
  直到他们站出来,作为设下困神阵的主力的时候,夜清落才反应过来,其实这五鬼原来当初乃凤歌麾下的五大要将。
  
  凤歌将夜清落送入了涅槃之界后,便让五鬼也一并前往保护夜清落。
  
  上古困神阵想要困住煌无忧,让困神阵锁定煌无忧的最重要一步,如今也已满足。
  
  凤兮,乃凤家血脉,亦是将来的神凰继承者!
  
  灵珑,煌无忧血脉,身上流淌着煌无忧的血!
  
  两者的心头血,便是这困神阵的引子!
  
  煌无忧这一次……必将陷入困神阵,永无逃脱之日!
  
  就在夜清落即将抵达入口,将手伸向言筱漪时。
  
  忽而,身后一股充斥着怨气,阴戾的阴气袭来。
  
  夜清落面色一变,迅速的展开噬焰扇,将那阴气回击回去。
  
  她转身,迎面便是煌无忧狰狞愤怒的脸庞。
  
  他五指宛如巨鹰,竟是越过了夜清落,企图将站在入口处,围着的满脸担心的天下团的兄弟们而去!
  
  夜清落迅速抬起噬焰扇,将他的手臂劈开。
  
  “筱漪,你们先退开!”
  
  言筱漪面色一变:“困神阵马上就要完成了,你再不出来,就会和……”
  
  “我马上就出去,你们先避开。”
  
  煌无忧现在这架势,分明是想拉着所有人一同陪葬。
  
  入口虽然已被困神阵给束缚住了。
  
  可难免煌无忧会不会利用禁术之法,将天下团的兄弟们给拉进来。
  
  他就是吃准了她重情重义。
  
  企图用天下团的兄弟们,来逼迫她放弃困神阵!
  
  夜清落眼锋微微凌厉:“煌无忧,别做无畏的挣扎了,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煌无忧此时的神情俨然已经癫狂,带着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气势,森森的厉声道:“机会?你毁了本座的一切,本座也能毁了你!”
  
  这个上古困神阵,是为他特地而设下的阵法。
  
  既然他逃不出去。
  
  那……夜清落也别想出去。
  
  “你还有那么多在乎你,重视你的人,倘若你也和本座一起在这所谓的困神阵内被永远掩埋的话,他们会有多么绝望,多么伤心呢?”
  
  煌无忧桀桀的狞笑着,脸上是无法掩饰的狰狞。
  
  夜清落一直注意着困神阵的入口。
  
  见天下团的兄弟们都退离安全的位置,她才暗暗松了口气。
  
  她自然是清楚煌无忧的打算。
  
  不过,她可并不想如了煌无忧的意愿。
  
  毕竟……
  
  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煌无忧说得对,一旦她出事,阵法之外的兄弟们,亲人们,还有她的爱人,会如何绝望?
  
  而且,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出生。
  
  夜清落的手,轻轻抚上她的肚子,眼底微微柔软了些许。
  
  “煌无忧,你已经伤害了歌儿,你现在还想伤害……歌儿和你的女儿吗?”
  
  一道震怒的嗓音,从阵法之外传来。
  
  紧接着,阵法入口钻入了一寸寸血色的森森骨头。
  
  血骨蛮王的脑袋,出现在那骨头之上。
  
  “骨叔!”夜清落眸色一沉,“你怎么进来了!”
  
  血骨蛮王没有回答夜清落的话,而是用自己的森森血骨,构架出一道密密麻麻的城墙,将煌无忧和夜清落阻隔开来。
  
  他目光沉冷的看着血骨蛮王,咬牙切齿的怒喝道:“清落是你和歌儿在这世上唯一的羁绊了,你真的要毁了你和歌儿最后的关系吗?”
  
  血骨蛮王突如其来的闯入,令煌无忧有一瞬的怔神。
  
  翻涌的滔天黑气,也僵凝在了他的周身。
  
  那张狰狞的面容,显得极其的可怖。
  
  眼睛,亦是一片浓郁的黑雾。
  
  血骨蛮王缓缓地朝着煌无忧移动。
  
  森森血骨发出“咔嚓”声响。
  
  而在密密麻麻的血骨城墙之外。
  
  一截血骨,在夜清落的眼皮子底下,缓缓的指向了困神阵入口的方向。
  
  夜清落的瞳仁蓦地震了震。
  
  骨叔的意思是……
  
  让她先逃离困神阵?
  
  他来钳制住煌无忧?
  
  从血骨蛮王扑入困神阵开始,她就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血骨蛮王明显是想牺牲自己,将煌无忧封印。
  
  夜清落紧咬了下唇,朝着那截血骨摇了摇头。
  
  她怎么能在这个时候,丢下血骨蛮王一个人离开困神阵?
  
  一旦被困神阵困在里面。
  
  基本上就等于等待死亡了。
  
  血骨蛮王似是明白夜清落的意图。
  
  伸展着血骨,直接托上夜清落,将其送往困神阵入口。
  
  “夜清落,你休想离开这里!”
  
  煌无忧暴动的怒吼声,从城墙之中炸裂开来。
  
  无尽的黑色阴气,迅速的膨胀。
  
  几乎要压住了漫天的金光。
  
  黑色阴气膨胀的一瞬。
  
  那缠绕四周的血骨城墙,“轰”的一声炸的粉碎。
  
  “骨叔——!”夜清落眼底一片猩红,声音惶然的喊着血骨蛮王。
  
  血骨崩裂的一瞬间,血骨蛮王嘴里发出一阵痛苦的闷哼。
  
  紧而,漫天密密麻麻的血骨,在这一瞬收拢。
  
  血骨蛮王的身形,在碎裂的血骨之中缓缓显现。
  
  他踉跄了几步,几乎都站立不稳。
  
  夜清落飞身上前,搀扶住血骨蛮王:“骨叔,你没事吧?”
  
  血骨蛮王紧紧地攥着她的胳膊,脸色苍白:“清落,你先出去,我拦着他。”
  
  “不行!”夜清落想也没想的拒绝。
  
  血骨蛮王力道攥的更紧:“你听我说……”
  
  他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你娘如今已经不在世上,我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替你娘,护你周全……”
  
  “我已经活了上万年,足够了。”
  
  “确定你现在是安全的,我也就能心安了。”
  
  “听骨叔一句,你先离开,让我完成你娘的最后一个遗愿。不要因为我的缘故,导致大家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夜清落的瞳仁,不断的收缩扩张。
  
  她紧咬住下唇,反握住血骨蛮王的手,朝他摇头。
  
  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血骨蛮王去赴死,而她用血骨蛮王的命,离开困神阵。
  
  她做不到。
  
  “要走,一起走。”
  
  夜清落纤手一扬,指尖飞窜而出一道妖娆的红芒。
  
  天边汇聚成线的沧水五件套,与她手腕上的沧水镯相连。
  
  磅礴的玄力,翻涌而出!
  
  与此同时,夜清落拉着血骨蛮王,迅速朝着困神阵入口飞去!
  
  “你们倒是情深意切,不过……清落,你是不是忘了,本座才是你的亲生父亲!”
  
  煌无忧阴冷的嗓音,从身侧传来。
  
  狂涌的阴气,将困神阵入口尽数阻隔。
  
  他的周身,都散发着一股强劲的气芒。
  
  浓郁的黑色阴气,宛如漩涡一般不断的飞速旋转。
  
  他显然是确定自己无法离开困神阵法,也势必要拼着最后一口气,将夜清落留在阵法内!
  
  “清落,走!”
  
  血骨蛮王面色愈发的惨白,将夜清落往困神阵法的入口一推,转而转身,迎着那狂涌的黑色阴气扑了过去。
  
  已经碎裂的森森血骨,强撑着撑开。
  
  夜清落被猛力一推,撞在了煌无忧袭卷而成的黑色阴气之上。
  
  那团阴气,将入口全数阻挡。
  
  这一撞,森森的黑色阴气,有种异样的冰凉。
  
  她往后缩了下。
  
  黑色阴气却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夜清落忽然亦是到什么,面色大变,迅速扭头回去看向血骨蛮王:“骨叔,不好!他现在的目标是你——”
  
  这个入口,早已被煌无忧利用阴气给堵住了。
  
  夜清落一时半会无法从入口离开!
  
  而煌无忧表现出自己势要将夜清落留在阵法的一面,实则根本就是故意想要扰乱血骨蛮王的认知!
  
  从煌无忧堵住了入口开始。
  
  他的目标就是血骨蛮王!
  
  他要杀了血骨蛮王!
  
  是因为……娘亲的缘故吗?
  
  血骨蛮王在听到夜清落的话之后,面色也没有丝毫的变化。
  
  或者说,他早已有所猜测。
  
  正如他所说,他会活到现在,不过是因为想要守护凤歌所在意的夜清落而已。
  
  否则,在凤歌魂飞魄散的那一刻,他就会紧随而去了。
  
  现在……
  
  他只要再拖延煌无忧一点时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