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一品修仙 > 第七九四章 忽悠的起手和收尾,消失很久的蒙师叔

第七九四章 忽悠的起手和收尾,消失很久的蒙师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阳想要说这话说的看起来挺有道理,其实跟没说一样。
  
      话没出口,应白看秦阳的表情,大概也猜到了什么。
  
      她思索了一下,道。
  
      “山鬼虽说是神祇一脉,严格分的话却是地祇一脉,身为地祇,限制很大,但同样,神祇本身的权柄却也会非常大。
  
      按理说,我如今身为魁山山鬼,在任何属于魁山的地界,我的权柄都是最大的,这个无关所谓的实力和境界。
  
      而如今,在属于魁山的地方,有我的权柄无法掌控的地方,那么当年陨落在这里的神祇,权柄会非常高,高到可以跨越地祇的权柄极限。
  
      就算是在上古天庭最鼎盛的时期,神祇一脉里,有这种权柄的神祇,也不超过一掌之数。”
  
      秦阳眉头微蹙,以前他还真没太在意过这些。
  
      有关神祇的传说,他听说过不少,魁山是一位神祇陨落之后所化的传说,在大荒完全是烂大街的传说,以这个为基础的传说,至今还在流传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有说魁山是神祇陨落,尸骸所化;有说是神祇撑天而亡,脊梁不弯,化作魁山主峰;也有说神祇鏖战化外天魔,身陨之后以尸身化作屏障。
  
      就算是秦阳相信这个传说中有关神祇的部分,心里其实也没太大感觉,因为并没有具体的概念。
  
      在他眼里,神祇也不过是一个比较强大的生灵而已,这个称呼,就像是封号道君一样,代表的只是强大而已,跟一般的人族修士不太一样而已。
  
      终归还是会痛会伤,也会陨落。
  
      如今按照应白的说法,陨落在这里的神祇,能在神祇的序列里排名前五。
  
      这个差别就大了。
  
      念海是一个陨落在这里的神祇的遗产。
  
      这句话里,再加上一个“排名前五”四个字。
  
      细品一下。
  
      要是还没品出来味的话,再换个说法。
  
      按照零散的传说,还有各种记载,再加上跟黑影吹牛逼的时候闲扯,大概可以得出结论。
  
      神祇一脉,在上古天庭里所占的比重至少有一半。
  
      留下念海的那位,可能是一位,在上古天庭巅峰时期,实力和权柄能在整个上古天庭里所有强者之列里,排名前十的巨佬。
  
      有了这个概念之后,前面有关念海,有关嬴帝的很多暂时的结论,都要推翻,而计划也要做出修改。
  
      一,嬴帝没那么容易超脱了。
  
      这家伙肯在巅峰时期,放弃大荒的一切,孤注一掷的前往念海,肯定是知道,这不是一般的神祇,也知道他会在那里得到的好处,远超继续在大荒征伐。
  
      好处巨大,难度同样也更大,之前推测的太简单了,主观上太高估嬴帝的实力了。
  
      第二,提升实力,等到嬴帝超脱出来之后,将他打死,完全不现实了。
  
      他若是真的能拿到遗产超脱出来,实力恐怕会比想象的恐怖的多。
  
      当年嬴帝巅峰时期,有过一人独战三位封号道君的战绩,若是超脱出来,更进一步,说不定就会达到超越封号道君的层次。
  
      到时候,一只手就能将外面的敌人全部捏死。
  
      秦阳略有些纠结,他可不会将自己的生死,寄托到对手不给力,寄托到比拼运气上。
  
      一切都要以对方能做到来考量。
  
      跟预期差距有点大,秦阳眼睛一闭,去找杀手秦阳商量。
  
      下着灰色大雪的灰色世界里,杀手秦阳感应到狗秦阳来了,念头一动,周遭数百个虚拟屏幕瞬间消失不见。
  
      狗秦阳没废话,直接同步了刚才的记忆。
  
      杀手秦阳没说话,原地沉思了良久之后,一挥手,列出一个曲线表格。
  
      横向是时间尺度,纵向是成功几率。
  
      “我重新作出了推演,随着时间推移,我们获胜的机会,会呈现出抛物线曲线,直到最后彻底无限接近零,而嬴帝则正好相反。
  
      他被驾崩,失去了神朝支持,根基崩坏,纵然不会被废掉,想要重新恢复到没有神朝加持时的实力,应该也会需要不少的时间。
  
      这个时间段,是他最弱的时候,而神祇遗产远超预估,他计划的最终收益,会超出想象的大。
  
      建议抛弃原有计划,将现阶段的嬴帝本尊,扼杀掉。
  
      不必计较所谓的最终决战。”
  
      杀手秦阳冷静的给出结论。
  
      “我们现在的实力,恐怕也不足以对抗根基崩坏状态的嬴帝。”狗秦阳眉头微蹙。
  
      “我换个说法,嬴帝如今比我们强,但是这也是我们之间差距最小的时候。
  
      因为按照最新的情报,他的预期成长速度,会比我们更快更强,遭遇的天花板,也会远比我们的天花板高,也比所有友军可以预计的天花板更高。
  
      差距只会越拉越大,直到再也无法弥补的地步。
  
      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最直接的办法,便是抓住他现在的破绽,死命攻击他的伤口。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当我们能一步一步断了他十指的时候,就是你想的最终决战来临的时候。”
  
      “再进念海么?”
  
      “你的想法从最初就有问题,就不应该苟,该莽的时候必须要莽。
  
      不说从当年浪潮卷起的那刻起,就开始计划,起码在嫁衣登基之后,也要立刻开始计划,做好一切准备,等到浪潮落下之后,立刻重入念海。
  
      拼尽一切,将处于最弱状态的嬴帝,击杀超度一条龙。
  
      而不是浪费大量的时间,去忙一些有的没的,比如晒太阳这种毫无意义的事。
  
      然后将希望寄托到嬴帝无法超脱出来,亦或者,拼命提升实力,等到他超脱出来之后,来一场符合大敌人设的绝世之战。
  
      愚蠢。”
  
      杀手秦阳面无表情,语速越来越快,一字一顿的喷人。
  
      “我们的目标,只是让这个大敌去死。
  
      谨记这个目标。
  
      要不择手段,不惜代价,让他的存在,彻底消失。
  
      能在对方重伤未愈,境界暴跌的时候,将其割喉,一刀补死,是最好的结果。
  
      死掉的敌人,才是好敌人,不要拖,不要太高估,也别太低估,他只是一个强者而已。
  
      会伤会痛,也会死。”
  
      狗秦阳砸吧了下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话虽然极端了点,道理也的确是有的。
  
      以他中了枯心咒的状态,天花板就是法身极限。
  
      而目前的情报重新来看,嬴帝的预期,的确会强到完全不可敌的地步,放任对方恢复、成长,情况只会越来越差。
  
      狗秦阳低头沉思,久久不语。
  
      良久之后,他忽然道。
  
      “你计算过,我们有胜算么?”
  
      杀手秦阳推了推眼镜,点了点头。
  
      “按照嬴帝曾经的战绩来推断,在没有神朝的加持下,他可能会有道君极限,到初步封号的实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