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一品修仙 > 第五三六章 哲学命题,亡者宝典

第五三六章 哲学命题,亡者宝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沙海荒漠,指的是从大嬴神朝西去,再向西那片不知道多大范围的统称。
  
  一般情况下提起的时候,大都是分开来说的,荒漠并非是荒无人烟,指的是灵气的荒漠,那里的环境极为复杂,纵然有聚灵大阵,牵引日月星辉,化作灵体灌溉,荒漠本身却存不住这些灵气,对于灵气的消耗远超其他地方。
  
  对于一些对灵气浓度需求比较高的修士来说,荒漠是比死海还要恶心的地方。
  
  死海也只是灵气暴烈,难以吸收炼化,对于一些修行特殊法门的修士来说,影响不是太大,亦或者有如同幽灵号之类的宝物,可以化去那些暴烈。
  
  死海的货物一向抢手,便是因为这个原因,那种环境下孕育出来的宝物,都有一些特殊的效果,大荒之中,可以用来治疗走火入魔的灵药,所需要的材料里,有七成都是出自死海。
  
  而修士们提起荒漠,有几个能说出来荒漠里特有产物?
  
  快拉倒吧,荒漠里能有什么特产,除了光头就是邪物,噢,对了,只有邪物,因为那些光头并不是自己死赖在那里不走,他们是没别的地盘可以去占。
  
  至于沙海,那就更不用说了,还能指望那些翻滚的沙海里,产出什么东西。
  
  荒漠里的这些土著,没必要的话,都没人愿意去沙海冒险。
  
  不过此刻,却有一位尸骨脉的强者,却在沙海里,踏浪而行。
  
  他的身躯犹如一具人族的骸骨,但是骨架却远比一般人族大了一半,骨质透着如同美玉一般的光泽,只不过那光泽透着惨白,冒着森然之气,眼眶里燃烧着幽蓝色的火焰,不断的逸散着恐怖的意识波动。
  
  尸骨脉的强者之一,骨王,他是尸骨脉里少数不是变成大粽子的强者,他原本只是一具强者的骸骨,被卷入到沙海之中,在沙海深处埋葬了不知道多少年,随着岁月流逝,在那片阴气凝为实质的地方,诞生了意识,化为了异类。
  
  他也是尸骨脉里,少数身躯强横无比,意识也强的可怕的强者,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敢在如今诡异的气氛之中,独自来沙海。
  
  轮转寺的大和尚,真发疯了敢来围杀,他也有把握拼死拉两个同级别的强者垫背。
  
  骨王在尸骨脉里的地位很高,不太管事不是因为被排挤,而是骨王压根懒得去管那些破事。
  
  尸骨脉这三个字,尸指的是大粽子,骨指的就是类似骨王一般的异类,鬼物什么的,在这里地位是真不高,这里的鬼物也不多,甚至很少有鬼物孕育出来,初生的鬼物,压根没法在沙海里活下来。
  
  这一次骨王主动开口,说来沙海寻找因为黑沙暴而觉醒的同类,尸骨脉里的其他人都挺意外的,不知道骨王怎么转性了。
  
  不过懒得关节都生锈的骨王,好不容易想要干点活,他们巴不得呢,没谁敢多嘴,生恐骨王又跟以前一样,开会都懒得来,来了也是坐在那看热闹。
  
  沙浪掀起数百张高,骨王踏在浪尖,轻轻踏步,一步跨出之后,便瞬间横渡十数里距离,出现在另外一道沙浪上,闪烁着幽光的空洞眼眶,不断的向着四周打量。
  
  忽然间,骨王眼眶里的幽蓝火焰微微一闪,他的身形消失在浪尖,跃入到浪头的最下方,他盯着下方,眼睛如同洞穿了厚厚的沙海。
  
  他的头顶,数百丈高的沙浪,裹挟亿万斤伟力,重重向着他砸了下来,他继续盯着下方,他的身体上一道光晕闪过,化作涟漪横扫开来。
  
  霎时之间,被涟漪扫过的沙浪,骤然崩碎,如同化作了一片沙雨,被光晕卷动着,向着四方逸散,骨王立身之地,黄沙似翻滚的喷泉一般,向着四方扩散开。
  
  片刻之后,原地就多出来一个上千丈深的巨大沙坑,露出了沙海底部的礁石。
  
  有些礁石上甚至还能看到比较新的断口,骨王伸出手比划了一下,大概可以猜出来,这里原本应该有个洞穴,只不过现在被毁掉了,残留的痕迹和气息,也早已经被冲刷的干干净净。
  
  只有他,对于这里还有一丝说不上来的特别感觉。
  
  他要找的那位同类,就是在这里苏醒的。
  
  走入被毁掉的洞穴,一路走到了当初尸魁躺着的地方,骨王立身在这里,那种莫名的感觉愈发强烈。
  
  “就是这里了,没有错,我也没有感觉错,在这里诞生的那位同类,他给我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骨王俯身,抚摸着被黑沙和黄沙交错冲刷过的石壁,空荡荡的胸膛里,如同忽然出现了一颗心脏,砰砰的跳了两声。
  
  心中也无缘无故的有一些复杂的情绪,涌上他的心头。
  
  绝望、愤怒、悲痛……
  
  还有一声声听不清楚的嘶吼,混乱到无法辨别的幻听之声随之浮现。
  
  骨王身上的力量开始有些失控,死气、阴气蒸腾而起,搅动着周遭的一切,森冷到如同要冻结人意识的气息,如同暴风一般肆虐开来。
  
  沙海里游曳的巨大沙虫们,如同遇到了天敌一般,发疯的远离这里。
  
  抬起手,骨王眼眶里熊熊燃烧的幽蓝色烈焰,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这……这不是我,这是我的身体做出的反应,这些都是渗入骨髓,纵然陨落,也没有忘记的东西。”
  
  骨王慢慢平复了心绪,他身为异类,尤其是连血肉都没有的异类,人族复杂的心绪,不会出现在他的身上,可是如今,他却感觉到了那种从未感受过的强烈感情冲击,心神险些失守。
  
  收敛了力量,周围被冲击开的沙浪,化作巨浪,重新落下,将骨王掩埋在里面,庞大的冲击,骨王却依然立在那里,动也没有动一下,甚至没有去抵抗。
  
  漫步在沙海底部,他顺着冥冥之中的感应,似是一支利箭,穿梭在沙海里,一路赶到了那种特别感觉最浓厚的地方。
  
  迈步进入尸魁沉眠的地方,他没有惊动尸魁,只是静静的看着还没有察觉到他出现的尸魁,心中汹涌的强烈情绪,开始冲击他的心灵。
  
  他慢慢的适应这种从未感觉过的强烈情绪,心中不可抑制的浮现出一丝杀机。
  
  这些感情和情绪,都是属于前身,不是属于他的,他想扼杀掉出现这些强烈感情的根源。
  
  然而,刚浮现出这个想法,他眼中燃烧的火焰,便骤然一暗,意识跟身体之间,竟然出现了一丝裂痕。
  
  他抬起手,身体的本能,却传来了一阵强烈的抗拒,森白的骨头表面,开始浮现出一些密密麻麻的花纹,充斥着苍茫古老的气息。
  
  一种他自己都从未察觉到过的古老力量,在阻止他下杀手,只要他敢下杀手,下一刻,他就会先行崩碎,从肉身到意识,统统都会随之湮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