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一品修仙 > 第三三三章 生活需要仪式感,南蛮近日新闻

第三三三章 生活需要仪式感,南蛮近日新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阿嚏……”
  
  一座阴沉死寂的陵寝之中,正悄悄的摸向棺材的张正义,忽然打了个喷嚏。ww.la
  
  不过眨眼间,张正义那慢吞吞的身形,却犹如受惊的猫一样,炸着毛,一个后跃,就跳到了陵寝的入口,而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
  
  短短三个呼吸,张正义就顺着来路,冲出了陵寝。
  
  跑出了百余丈之后,张正义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那不到三尺大的盗洞,里面没什么反应,也不见什么邪物追出来。
  
  停下脚步左看右看了很久,也没遇到不好的事情,张正义拧着眉头,拿出一堆东西,从罗盘到龟壳,再到卜签,还有一本跟青石板一样大的巨书。
  
  对着天空星辰,在盘算着周遭环境,唰唰唰的一顿操作。
  
  算完之后,张正义收起东西,一脸的疑惑。
  
  “不对啊,算的很清楚啊,没错啊,此陵寝坐东朝西,时值岁季变换,煞南为极致,加之陵寝已经存在至少上五万年时间,死煞已经近乎没有,最宜破土。
  
  我又从北进入,应是吉星高照,百无禁忌才对,那为什么将要开棺的时候,会莫名打个喷嚏?难道是我选的开棺方位不对?”
  
  眼看算了半晌,也没发现问题在哪,张正义犹豫了一下,收拾了东西,填了盗洞,又点了灵香之后,恭敬一拜,后退三步之后再一拜,如是三次之后,才转身离开。
  
  “算了,走吧,师尊说过,任何灾厄都是有征兆的,这次我弄不明白哪不对,肯定是我学艺不精,保险起见,还是快走吧……”
  
  张正义揣着刚拓印下来的一册记载,匆匆离开,等着回去之后,再想法设法地破解文字,看看里面有没有有用的东西……
  
  ……
  
  而另一边,秦阳都已经快忘了,将张正义忽悠的去寻找各种古墓,从里面发觉有用的线索和东西。
  
  自己这边推演了不过一天的时间,秦阳就彻底放弃了。
  
  果然任何事情都是需要热爱才能做好的,这种事就不是自己热爱的职业,就算是水平不算太差,也总有种不确定的感觉。
  
  出了城,找了个山清水秀,又挺安静的山头,摆下桌案,挂上画像,点燃祝由香。
  
  “弟子秦阳,有请蒙师叔大驾。”
  
  画像之上的俊俏男子,被祝由香侵染之后,慢慢的活了过来,一步从画像上走了下来。
  
  “秦阳,又有什么事?你有事找你师父去……”蒙毅大步走下,话说到一般,忽然一怔:“咦?阴悖兽?你从哪弄到的?”
  
  阴悖兽从秦阳袖中,探出两个脑袋,吐着蛇信,森然的目光盯着蒙毅,大有一口咬上去的意思。
  
  只是跟着,蒙毅嘿嘿一笑,笑的有些怪异,与阴悖兽对视到一起。
  
  霎时之间,阴悖兽的双目之中,一片漩涡浮现,透过画像之上走下的人,直接穿过空间,与真正的蒙毅对视到一起。
  
  那双已经失去了双目的空洞眼窝,与阴悖兽对视到一起。
  
  如同有一丝神奇的力量,贯穿了时光,让阴悖兽看到了一条璀璨的大河,从无尽之前,流向无尽之后。
  
  一瞬间,阴悖兽就吓缩回了脑袋,缠在一起,闭着眼睛,瑟瑟发抖。
  
  “嘿,小东西这么怕人,赶紧宰了吃肉得了,你白师叔应该会很喜欢……”蒙毅嗤声嘲笑。
  
  “不怂怎么可能活下来,还活了这么久……”秦阳叹了口气,算是看透阴悖兽了,怂成这样,难怪这么多年都没离开过巢穴附近,遇到个画像上走下来的化身,都吓成这样……
  
  而且感觉中,阴悖兽似乎比之前在摆渡人那里,还要害怕。
  
  “行了,别跟我废话,你这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又要干什么缺德事?”
  
  “蒙师叔,你这话给你徒弟说吧,我现在急公好义,心地善良之名,谁不知道,我干什么缺德事了?我这不是学艺不精么,找蒙师叔给算算,这附近有什么吉地,再顺手给算个吉日吉时,最好能让我可以心想事成的。”
  
  蒙毅掐着手指头,随意掰扯了一下,不过几个呼吸,指了指脚下的山头。
  
  “这里就不错,地脉经久未变,福缘不高,却经久绵长,而且已经到了厚积薄发的阶段,说不得五百年内,此地就会出个什么人才,吉日吉时么,明日酉时三刻,大利东方,这么简单的东西,你也不好好学学,还要问我?”
  
  “我这不是不确定么……”
  
  “没事了吧?没事了我先走了。”蒙毅似乎有事情在忙,匆匆忙忙的就要走:“噢,对了,你师弟呢?死了没?没死了让他赶紧滚回来,别在外面找死了。”
  
  “好的,蒙师叔慢走,等我回去了,再给蒙师叔送些礼物孝敬你老人家。”
  
  蒙毅摆了摆手,回到画像之中,重新变成了一副看起来年轻俊朗的年轻人画像。
  
  收起了画像,秦阳暗暗感叹,大佬就是大佬啊,自己算了一天都没算明白,人家只是看了两眼,掐着手指头随意一算,就能精确到具体时间了。
  
  难怪门内的时候,卫老头不止一次说过,蒙师叔从来都不是以战力奠定他的地位的。
  
  仔细想想,张正义这么顺风顺水,去挖坟掘墓,干这么多缺德事,都没被弄死一次,也没碰上什么邪物,说不定还真不只是运气好,还有真本事在里面的。
  
  等什么时候回去了,一定要去蒙师叔那进修一段时间。
  
  收拾完东西,感觉到阴悖兽竟然还在瑟瑟发抖个不停,秦阳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见过这么多东西,就你最怂,我养的一头驴,都知道帮我咬人,就你见人就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阴悖兽锁着脖子,挨骂了也不还嘴,就是心里面嘀咕,你这位师叔,可比摆渡人狠多了,时光之河都敢窥探……
  
  敢窥探,又能窥探到时光之河的狠人,自然十有*也会有办法,将它丢到时光之河里。
  
  阴悖兽不还嘴,秦阳也没心情理它了,只是心里再次念叨了一句这比买卖血亏了。
  
  在原地拜了香案,又去沐浴焚香,打坐静神,吸收第二日的朝阳紫气,一切妥当之后,才将黑黎前辈的棺椁拿出来,摆在香案之前。
  
  “前辈,你已经死了,留着传承,也没法传给别人了,唯有我了,今日我将你带回来,待我跟你握个手之后,就送你回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