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一品修仙 > 第二九一章 认怂的王启年,第二层的人间炼狱

第二九一章 认怂的王启年,第二层的人间炼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网→』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再次来到王家村,感受是截然不同了。
  
      头次来的时候,虽然觉得这里古里古怪,人也是古怪莫名,可是一些关系不到自己的事情,秦阳一直秉承着关我屁事的原则。
  
      然而现在,一闪而过,却再也没有消失的念头,化作好奇心,快要爆炸了。
  
      “表妹夫,你快回去吧……”秦阳拍了拍小王二的肩膀,实在是不忍心继续让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来继续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小王二走了之后,秦阳蹲在村口,看着来来往往的村民。
  
      不多时,见到一个挎着篮子,皮肤黝黑粗糙,而且颇有些瘦弱的中年农妇,从村外回来,秦阳眼睛一亮,连忙走上前。
  
      “大婶,你还认得我不?”
  
      “哎?小王二的娘家哥,你不是走了么?”大婶一眼就认出来秦阳这个外乡人。
  
      “你认得我就好,请你帮个小忙,耽误几句话的功夫,没问题吧?”
  
      “看你说的,有什么事你就说,村里谁家还每个搭把手的时候。”大婶倒是个热心人,不问什么事就先应下了。
  
      “大婶,用全力,来,打我一拳。”秦阳一脸认真,指了指自己的腹部:“朝着这,一定要用全力。”
  
      “啊……”大婶吓了一跳。
  
      “大婶,算我求你了,你不打我一拳,我就会死的,我有一口淤血堵在这里……”秦阳眼睛都快红了:“反正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明白的,大婶,你就出手吧。”
  
      “那俺试试?”大婶被秦阳的样子吓的不轻,想想自己没一把子力气,也打不出个什么好歹,大不了先轻轻的试一下……
  
      “嘭!”
  
      大婶伸出拳头,用一种根本发不出多少力的姿势,一拳轰到了秦阳腹部。
  
      拳肉交击,发出一声闷雷一样的闷响。
  
      秦阳腰身微微佝偻,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腹部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一浪一浪的向着全身扩散,剧痛蔓延的整个后背都是疼的。
  
      “后生,你没事吧?”大婶吓了一跳,手足无措的,生怕把人打坏了。
  
      “没事,大婶,我谢谢你,我的淤血被逼出来了……”秦阳扯了扯嘴角,眼中的血丝消散,有气无力的道了声谢。
  
      “没事就好,没想到你这后生,还懂医术啊,读过书的就是好。”
  
      “冒昧问一句,大婶,你用了几成力?”
  
      “俺也不知道……”
  
      “大概呢?”
  
      “大概两成吧,俺怕把你打坏了。”
  
      “大婶,您忙吧,不耽误你回家做饭了。”秦阳眼皮狂跳,恭恭敬敬的让开路,不能耽误人家时间啊……
  
      秦阳拿出一颗疗伤丹药服下,撩开衣服一看,腹部一个紫青色的拳印,看的秦阳是冷汗直冒。
  
      幸好之前没找一个五大三粗的实诚汉子来试……
  
      专门找了个心地善良的瘦弱农妇。
  
      若是真来个死心眼,说用全力就真的用全力,自己怕是会被一拳打死吧?
  
      挨了一拳,心里却舒坦多了,两个根深蒂固的疑问,终于解决了。
  
      村子里的村民,别看身上半点力量波动都没,可他们却都是人形暴龙,属于那种天生的肉身强大。
  
      这一点算是确认了。
  
      而另外一个疑问,嫁衣是不是只对牵扯到她自己的事情有反应,也做了彻底的确认。
  
      之前与人交战,哪里敢用自己的身体硬抗啊,想要试一试也没合适的人选,像枯血道姬、小魔佛他们……
  
      只要提出这个要求,他们绝对会趁机一击将自己打死,但更多的可能是他们压根不敢出手,怀疑这是个低劣的阴谋。
  
      疑问解决了,心里舒坦了,秦阳施施然的走进村子,准备继续解决其他的疑问和念头。
  
      只是这边刚进村子,没走几步呢,就忽然听到村子里传来一声嚎叫。
  
      “村长没气了!”
  
      一时之间,各家各户里,呼啦啦的走出来一群人,直奔村长家。
  
      秦阳随着大流,赶到村长家。
  
      “都让开,小王二的娘家哥懂医术,让他进去!”刚才给了秦阳一拳的热心大婶,推开周围的人,拉着秦阳往里走。
  
      见到村长的时候,他就端坐在门厅的椅子上,双目紧闭,半点声息都没有了。
  
      秦阳微微一惊,心里暗忖,完了……
  
      莫不是自己去而复返,一口气将山上种的灵植一锅端了,村长……心疼死了?
  
      早知道老村长只是为了撑面子装逼,心眼又这么小,就给他留一半,何至于活活心疼死了……
  
      秦阳走上前,装模作样的号脉,脉搏早就停了,人摸着都稍稍有些凉了。
  
      怎么看他都是死透了,而且死了快一个时辰了。
  
      也就是说,之前从山上下来之后,他坐在这就死了?
  
      松开手,秦阳的眼神略有些古怪。
  
      正常察看,人的确是死的透透的。
  
      可摸尸技能没反应,证明这货没死。
  
      “后生,怎么样?”
  
      “哎,老村长年事已高,的确是已经去了。”秦阳叹了口气。
  
      “老村长活了八百年,也算是高寿了,能这么无灾无病,眼睛一闭就去了,也算是好事……”旁边一个脸上满是沟壑的老人唏声长叹。
  
      秦阳眼皮一跳,八百年?
  
      这里活八百年很正常么?
  
      “老伯,您今年贵庚?”
  
      “你说啥?”
  
      “您今年多大了?”
  
      “六百九,估计没几年好活了……”
  
      “……”
  
      秦阳觉得这里的人观念都很不正常,他们觉得肉身强横,力大无穷很正常,觉得活八百年,也很正常……
  
      “实话说吧,老村长是摆弄那些药材的时候,意外中毒了,还是把人烧了吧,千万别埋起来,万一引起瘟疫就不好了。”
  
      秦阳扫了一眼老村长的尸体,忽然出声。
  
      伸手一挥,一副上好的金丝楠木棺材,落在地上。
  
      “棺材算我送给老村长了。”
  
      秦阳只是这么一说,这些忠厚老实的村民,压根没人不信,尤其是那位热心大婶散播之下,不大的村子里,谁都知道秦阳是个读过书的读书人,懂的很多,听他的没错。
  
      收殓了老村长的尸体,村口堆了柴火,棺材放在上面,就等着点火火葬了。
  
      秦阳趴在棺材边,盯着老村长的尸体。
  
      “老村长,快醒醒,你再不起来,我就真的点火了,大不了我采摘的灵药,还你一半,瞅你着小家子气的样子,能把自己活活心疼死……”
  
      “村长?我数三声,你再不起来,就真的化为灰烬了,你可别逼我,把我逼急了,我自己都害怕。”
  
      又是推心置腹,又是言语威胁,老村长不为所动,依旧死的毫无破绽。
  
      秦阳怒从心中起,指尖浮现出梧桐焰,点燃了篝火。
  
      目视着篝火燃烧,熊熊烈焰呼呼作响,可老村长还是没反应。
  
      火焰烧了足足一天,棺材连同老村长的尸身,都被烧成了灰烬,却一点异象都没有。
  
      秦阳纳闷,摸尸辨生死,总不会出错的。
  
      老村长肯定没死。
  
      身体没了,就只有一种可能了,他神魂尚全,生机尚在。
  
      琢磨不透,秦阳就想起其他的事情,上了山,在村长家里,重新拿了种子,拿出来一颗,重新种了下去。
  
      不过一夜过去,脑海中就有一个念头又变得根深蒂固,无法消除,上山一看,昨日种下的种子,竟然已经发芽,而且长到了三尺高,上面已经开出了淡黄色的花朵。
  
      而之前种下的那些种子,连一个开花的都没有……
  
      瞬间,秦阳就彻底确定了,老村长不老实,这些古怪的事情,就是老村长搞的鬼。
  
      因为新出现的疑问,最是根深蒂固,一跃而至必须最先搞明白的第一位,对比那些种下的灵植,这个新疑问就是唯一开花的灵植。
  
      也不知道老村长诈死,是躲自己呢,还是有他本身的想法。
  
      不过无所谓了……
  
      因为新的疑惑,新的好奇心……
  
      就是找到老村长。
  
      秦阳在村子里住下了,也不急着走了。
  
      村子里依然按部就班的过着一成不变的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什么新闻。
  
      在这种地方,有人在村口放个屁,转眼间全村子都会知道。
  
      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出现,秦阳自然也会第一时间知道。
  
      三天之后,等的新闻终于出现了。
  
      “什么?我表妹有了?”
  
      秦阳拎着两只野鸡上门,看望自己怀孕的表妹。
  
      虽说这位表妹十分不待见自己。
  
      不过无所谓,她的男人,她的公婆待见自己就行了。
  
      “找村子里的老婆子看了,应该是三天之前的晚上怀上的,再有个七天,我王家就有后了……”枯血道姬的婆婆,笑的见牙不见眼,连今天还不到正午,小王二就挨了三顿打这种事,都装作没看见……
  
      “七天?”秦阳一头雾水,不应该是十月怀胎么?
  
      “十日怀胎,呱呱坠地,可不就是再过七天,我们王家就有后了。”
  
      “噢,对……”
  
      对个屁啊,特么这里的人,真的是人族么?
  
      寿八百就算了,毕竟祖祖辈辈吃灵植,可怀胎只需要十天就能生了,算什么鬼?
  
      “我们村子,已经有三百年没有新的孩子出世了,这可是大喜事,我就知道,选的这个婆姨准备错。”
  
      秦阳盯着枯血道姬尚未显怀的肚皮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三百年没有新生儿了,怪不得这村子里都没见到小屁孩,而且,三天前怀孕的。
  
      而老村长,三天前死的……
  
      秦阳砸吧了下嘴,小村子的好处,显而易见了。
  
      排除法太容易做了……
  
      老村长这个老不休,若不是钻到枯血道姬的肚皮里了才怪!
  
      等吧,七天之后自见分晓。
  
      七天之后,午夜时分,哇哇的婴儿啼哭声,响彻村子的上空。
  
      平日里不舍得点灯的村民们,张灯结彩,二半夜的,就开始庆祝了。
  
      秦阳这个娘家大表哥,硬是等到第二天天亮,才见到了新出生的表外甥。
  
      第一眼看去,秦阳心里就一个印象。
  
      可真是太丑了……
  
      眼睛浮肿,鼻子扁平,脑袋硕大占了三分之一的身高,皮肤皱巴巴的,两颊都不对称,还有些绛紫色,怎么看都有些像一个小老头……
  
      而且,长的跟老村长王启年,还颇有些相似。
  
      枯血道姬躺在床上,抱着婴儿,一脸母性的光辉,看秦阳的目光,都变得柔和了不少。
  
      “我的孩子,长的可真漂亮,是吧?”
  
      “恩,长大了一定是个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秦阳拧着眉头,想到王启年的长相,违心的赞叹了一句。
  
      “你人不怎么样,眼光倒是不错。”枯血道姬喜上眉梢,脸上散发出的母性光辉,简直要刺瞎秦阳的眼睛……
  
      秦阳退了出来,以照顾大表妹为由,也算是在王二家赖住不走了。
  
      一连三天的时间,全心全意的当一个完美大表哥,慢慢的让一孕傻三年的枯血道姬放下了警惕。
  
      终于趁着老王家出去干农活,而枯血道姬也有些扛不住去休息的时候,有了单独跟婴儿待在一起的机会。
  
      秦阳抱着眼睛还没睁开的小婴儿,眼神慢慢变得深邃。
  
      “老村长?王启年?”
  
      小婴儿呼呼大睡,没一点反应。
  
      “王启年,你可别装傻,就这么屁大一点地方,村头放个屁,村尾都能听到,三百年没新生儿,怎么你刚死,人家就怀了?你可别跟我装,说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秦阳戳了戳小屁孩的脸,小屁孩眼睛没睁开,张嘴就要哇哇大哭。
  
      秦阳指尖燃烧着一朵梧桐焰,手指毫不犹豫的戳向小屁孩的嘴巴。
  
      小屁孩眼睛都还没睁开呢,却本能的闭上了嘴。
  
      只是闭上嘴之后,小屁孩又张开嘴,就要哭出声。
  
      “呵呵,还跟我装呢?你信不信在你哭出声之前,我先毁了你的新肉身?”
  
      秦阳头顶一座乌黑的小钟悬在那里,小钟上站着一头通体乌黑的乌鸦,双眼满是无情的盯着小屁孩。
  
      而秦阳眼中杀机毕露,呲着牙冷笑。
  
      “昨天我脑袋里新浮现出一个想法,找到你,而且我去看了,新种下的那颗种子,已经开花了,仅仅只是开花,就快把我逼疯了,若是结果,是不是就会真的疯了?
  
      若是找不到你,我会干出来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应该最是清楚不过!”
  
      “秦小哥,咱们无冤无仇,你何必呢?你有什么想法,跟我可没关系。”
  
      秦阳的脑海里浮现出王启年的声音。
  
      “果然是你!你还有脸说无冤无仇?跟你没关系?要不是你想要坑我,我能被这些想法牢牢的占据脑海?枯血道姬变成这样,就是被你坑了吧?”
  
      “你这个跟我真没多大关系,那位姑娘的确是我想法设法让她留在这的。”王启年矢口否认。
  
      “我问你什么,你最好老老实实告诉我,若是我的疑惑得不到满意的回答,会发生什么,你最清楚不过。”
  
      “你问吧……”王启年有气无力,他当然最清楚不过,逼急了,现在的秦阳真的什么都能干的出来。
  
      只是看看灵田里长势乱七八糟的灵植,就知道秦阳脑海中肯定有一大堆的疑问得不到满足。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真的就是个种田的农民而已。”
  
      “放屁!哪个农民有这样的?我脑袋里那些根深蒂固,挥之不去的念头是怎么回事?”
  
      “我真的是种田的农民啊……”王启年都快急哭了:“这个我真没骗你,我就是在你们心田种下了种子而已,会长出什么,我也把握不住的,这么多年了,别人来了都会怀疑,经不住诱惑的,也会试探一下,哪有你这样,把我好不容易培育的灵药一窝端的……”
  
      王启年是真的后悔了,后悔当初顺手在秦阳心田里种下种子,哪个修士能跟秦阳一样,杂念横生,却还没走火入魔,一整天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种下那么多,发芽的种子,长的乱七八糟,十有八九连开花都做不到,更别说结果了。
  
      不结果,就无法彻底的化作属于修士自己的坚定想法。
  
      这好不容易有一个开花的念头,却是要来自揪着自己不放。
  
      找谁说理去!
  
      现在秦阳快被这些念头逼疯了,王启年感觉自己也快疯了。
  
      要是能重来,绝对恭恭敬敬的将秦阳送走,一个字都不多说!也绝对不会有丝毫坑秦阳的想法!
  
      “你在我心田种下种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留你在村子里。”
  
      “枯血道姬就是这么被留下的?她种下的种子,开花结果了?”
  
      “恩,她当时随手把种子丢在了地上,我就专门培育了一下,给她了点暗示,她的种子发芽之后,我花了大力气,才勉强培育的开花结果,她回到这里,嫁给了小王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