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九品九道 > 第117章 姑娘

第117章 姑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人下了马车,没走多远,身上都已经湿透了,口中又苦又渴,仿佛要冒了烟来。土地干坼,久无雨水的滋润,表皮被磨出一层粉面,每一走动或有风吹,都会扬起灰尘和泥沙。风游僧被呛得连续咳嗽,只好捂住嘴巴和鼻子。
  “哎,坐在车子上闷的慌,下了车子干燥的慌,这样的天气怎么过呀!”
  大福右向远处看看,对王大石说道:“哎,大石头,这,这里距离咱们的家乡不远了,过了这三个村庄,往西转,趟过一座山,山脚下就是咱们的古安寨村了。”
  王大石之前一直憋在家里头,没有出过门,“哦,是吗,这里果真干旱!王里长和那些村民并不是没有吃的,只是怕这雨水一直下不来,下半年就没有了收成,所以他们靠着乞讨度过上半年,缸里头留下的粮食下半年再吃!”
  这时候,大福右说道:“这附近地方都遭受了百年不遇的旱灾,前面有个湖,村民们称这湖叫做东阳湖,咱们首先要先渡过那个湖!”
  说着,几人来到了湖边。这个湖面很大,湖的边口干涸了一大片,横亘着一条条被晒出的裂纹,足有两指之宽的,湖面飘浮着几只船儿。三人走向湖心洗了脸,喝了水,又把随身带的水囊灌满,然后坐上了船。
  湖的下游连通着一条河,盘绕着古安寨村,若非这条河的照应,在这百年不遇的旱情之下,恐怕古安寨的村民连吃的水都没有。附近人们的灌溉、洗刷、吃饭都靠这湖水,湖水已经快要干涸,若是再有一个月不下雨,恐怕这整座湖的湖水会干透,变成裂痕累累的坼泥,那真如沧海变干田一般。
  船被摆到了对岸,王大石几人从船舱之中走上了岸边,突然间看到岸边围聚着很多很多的人,大人、小孩、老人都有,其中有一个姑娘被绳子捆绑住了手和脚。
  湖面上摆渡的船儿都停在了岸边,船主从船舱伸出头观看着,好似这里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一般。
  群人之中有两位大汉子,正准备把这姑娘送上船。接着听到岸边上传来一位老人的哭喊声音,他叫唤着这位姑娘的乳名,想必这就是那位姑娘的爹爹。
  姑娘的爹爹拄着拐杖,不停地哭喊,却没有前去搭救,好似姑娘犯了不可救赎的罪一般。
  爹爹在岸边磕了三个头,然后倒上一碗清水,端给了那位姑娘,说道:“孩子,都是爹爹的错,是爹爹害死了你,早知道当初也不给你起这个名字,你这一走,爹爹将来一个人过,那样的日子让我怎么活呀!你是爹爹的心头肉呀,你这一走,爹爹也活不多久了!”说着,此时再度跪下了,他朝天拜了拜,喊道:“老天爷——你开开眼,若是我女儿冤死在这湖水之中,你就让她死去的亡灵在幽深的湖水之中尽早投胎转世吧。”
  姑娘早就泣不成声:“爹,爹爹,我这下去,若是能够把水龟翻个身,换来天地的滋润,我死也足矣!不过,不过,我死了,爹爹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你答应我——”
  爹爹点了点头,好似是在敷衍安慰。
  ……
  听到伤怀之处,王大石心中难受,不过,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刚才听到“冤死”想必有文章。
  经过多方的打听和当场人们的议论,王大石才得知,原来这里近年来雨水稀少,特别这半年之间,一滴雨水没有下过,每天每日,当阳天空照耀,温度日日比高。村头的人们觉得奇怪,就找来了一位先生,让这位先生过来看看究竟哪里出了变故,哪里头阻碍了雨水,哪里头阻碍了天老爷行雨……
  先生来此看了附近的山和东阳湖,说是本地五行中属火的人较多,催生当地的旱情加重。
  除此之外,此地还有一个更离奇的说法。
  ——说此地的东阳湖原来叫东阳龟湖,湖水里头生长着一只巨大的水龟,水龟喜欢水,自从东阳湖有了这只水龟后,此地风调雨顺,年年丰登。水龟身上的壳是水纹波浪形状,呈浅绿色,当时水龟来到东阳湖时,附近的村民每人都做了一个同样的梦,梦中水龟让这里的人们多做好事,积德行善,方可化解凶煞;另外,让这里的人们祖祖辈辈起名子都不能带“日”字,若是带了,就和水龟相冲,水龟就被克死了,就无法保佑东阳湖左右的村民了。
  这事村民们都知道,可是农村之家,识字的实在不多,其中就有一位温氏人家,拾了个养女,改名叫“晶晶”,大名叫温晴晴,硬是把水龟给克死了。随着年代的消逝和一代一代人的更替,当地的村民传了一代又一代,很少有人再提到水龟的事情,把这个神奇的传说淡忘了,只是最近天气凶悍,找来的风水先生把旧的传说翻了出来,罪魁祸首之人竟然是这位名叫温晴晴的人。
  被绑的这位姑娘姓氏一个“温”字,小名叫:“晶晶”。人们解释说,这里已经是大旱当际,温晶晶的名姓却有个“温”,而且还叫“晶晶”那么就寓意着每天有六只太阳火辣辣地照着,这还哪里来的雨水?预示着每天都是彻亮的大晴天,没有季节的雨雪和冰霜。
  其实,温晶晶只是小名,大名叫温晴晴,按照前来观风水的那位先生从测字的字面上说,温晴晴的“温”字,虽然有水,却有一“日”当头照;“晴”字,有“日”有“月”,“日”和“月”相拼为“明”,明,又寓意着明亮,放出光芒,那不正是太阳的光芒嘛!
  然而,这里头还有一个传说,说水龟若是被克死了,天干地旱,怎么样才能破解呢,人们就说呀,这水龟被克死在湖中心,死的时候是趴在水底,水龟身上圆形锅盖壳子就如同一把伞,遮住了天上的雨水,如果破解的话,需要克死它的人,下入水中,把水龟捞起来,然后把锅盖形的龟甲翻过来朝天,形如那个遮雨伞翻了个,成了舀水、盛水的工具,那么天上的雨水就不会被遮挡,该下雨就会下雨。
  正因为这两个传说,所以他们揪出了克死水龟的温晴晴,然后把温晴晴绑了起来,此刻正是准备把温晴晴送入船上,然后投到水中心,让她把水龟摸出来,然后翻个底朝上。
  温晴晴文弱,且不会水性,岂能摸到水龟?这一入水,岂不是必死无疑嘛!
  王大石明白过来,赶紧阻止了野蛮荒谬的行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